书评

静夜思·安妮清醒纪

薄薄一本清醒纪,花了将近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才陆陆续续看完。

说是清醒纪,却总让我迷糊,这么多次的阅读中,尤其清楚记得一次下午,我看阳光暖人,就搬了张椅子坐下在阳台上,倒了半杯茶,微微有些倾斜地躺在了椅子上,拿起清醒纪开始读。本来是理想状态里面的阅读环境,却让我在十分钟以后睡去,沉沉地。除了暖暖的太阳和茶之外,文章也让我有种慵懒而自由任性的感觉,然后放纵开去。

她的散文都散发着小资的味道。

安妮在她的这些散文里面,用一种清醒的状态,在叙述着一些什么。有一些东西,就在里面,闪闪的,高调得让你无可抵挡。一篇篇不同背景不同人物的故事里面,每个人的装饰,被她用娴熟的笔法流畅地表达出来。每个人的特质,被她放大,剖开,然后感觉她超脱而潇洒地离我们而去。

一个朋友说,安妮的作品,带些淡淡的忧伤,却没有稍微深刻些的思想性。我暗自笑笑,心里也在想着,这样一个女人,与“深刻的思想性”这个词,似乎有些格格不入。对于这一点,我根本就没有奢求。自由而无用的灵魂,我第一次惊心动魄地在这个人身上发现这个词的可用之处。

忧伤么?并不觉得。看这些文字的时候,有关爱情的话题,我会停下来细细地品位一番。其中那些所谓的忧伤,其实看来不过是她的笔尖上冷冷的温度而已,与旁人无关。既然心是冷的,那么所看之景,所述之事,所描之人,必定都带些冷漠的情绪。想了这些,读起来觉得甚是自然。

断断续续地看起来,对这种弥漫了小资情调的情绪起了点好的压制作用。等我看完的时候,我发现如果按照当初的计划三天看完,对我来说肯定是个让人失望的结果。

心累了,所以需要一个人来依靠。

无法想象的是,如果安妮不是独自一人,这些作品是否还是,同样一种味道?所以我仍旧怀疑她关于爱的某几个观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