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念

奥运宣传大使

只有更倒霉没有最倒霉
本来今天计划的好好的,晚上剪好头和师姐去逛街买个拉杆箱。
结果。。。
本来约好七点半的,结果andy迟到,说要再过四十分钟到。我当时就怒了,在洗头小妹的唆使下换了一个发型师。号称是仅次于andy的大牛发型师。可是。。。
从他给我讲笑话的高级程度我就开始担心这个发型的最后 成品。
他说既然我接下来三个月不能剪头发就给我剪个超级短发,接近平头那种,我看他给我看的照片很像有天的新发型就答应了。而且我以前也剪过平头,还蛮适合自己的。
他开始唆使我烫头发,说作个头皮烫可以让发型更立体,我糊里糊涂就答应了。
可是。。。
所谓的头皮烫结束之后我看到自己满头蓬松毛糙的卷发。。。很像大妈自己在家里烫的那种。
发型师看我脸色不善开始安慰我,说只是半成品,还要剪。
于是我耐心的等。
看着他修修剪剪,好像还是大妈头。
最后他说还要上哲理水打理。
我继续抱住最后一丝希望。
。。。。
果然。。。定型后不像大妈了。
大家可以想象,小卷发,短短的,中间像火焰一样突起(他所谓的立体感)。
这个是什么头?
如假包换的福娃头。。。
 
在接下来的三个月我将顶着这个头在欧洲转悠。
 
那个发型师本来还唆使我染成红色。
 
我终于明白了他一开始就是有预谋的。
 
而且弄了三个钟头,我十点半才走出华仔。街也没得逛。抓狂。
 
走回来的路上狂拉头发,试图把他拉值。
一脸便秘的表情。
 
估计路上所有的人都看出来了——这个女人剪了个衰头在郁闷。
 
一路上开始狂想念andy。想马上让他给我再剪过。连打了他三个电话,他不接。
 
估计我这样的忠实客户换发型师伤他自尊了。
 
这个天下没有人可以救我了。
我打算去买个福娃挂在包上。。。

7 comments

  1. 侬什么时候到爱尔兰来啊?要接机的话最好尽早吼一声 🙂

  2. 要接的,二十六号,十点半到爱尔兰。在学校里上不去国外网。。。所以都没有办法收信发信

  3. …我要看欢欢头我要看欢欢头我要看欢欢头…
    我在楼下的那家办了1000的卡
    前几天去理脑袋的时候理发师对你的杰作很崩溃 然后也给我弄了3小时

  4. 要不你把你具体的航班号,抵达时间等信息发到我交大的信箱吧。shady(AT)sjtu.edu.c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