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念

实验

前言:好像可以跟超还有君做个实验合辑^ ^
 
本学期的最后一节实验课总算也结束了。
这学期在两门实验的夹击之下,过得飞快。
 
刚开学的时候为了有两个全天可以实习,选课选成了表面上做三休四的样子,但其实一点也不轻松,星期三毛大呼一声“开始休四啦”的时候,我可怜巴巴地想着明后天还要去上班——上班真的是很无趣的事,成天坐在电脑前面。起先我坐在中间,周围都是人,闲下来没事做的时候也不好意思上MSN或者BBS,就只能看看桌子前面不知道谁贴的世界五百强名单。后来我坐到一个周四周五长期出差的人的位置上,那个位置可以看到人民广场的喷泉,来福士广场的牌子,人民广场这样看看还是很灵的——这样上两天班后回到家里几乎啥也不想做,顶多拿出标日翻翻,多半也因为花了50块买了上下册总要学学完不然浪费钱——上班以后的确感到赚钱不容易。这样一来周六就过去了,剩下的周日睡个懒觉也差不多要来学校了。
 
而往往这个时候我的实验还没有来得及预习。周一白天只有两节课是空的,心脏电生理、医学超声、近代医学概论,虽然这些课都还好混,但是多半还是用来聊天看杂志什么的,实验书几乎不可能看进去。晚上谢百三的课就比较讨厌,老是要上到很晚。后来我抱怨的时候有同学很诧异地说你干嘛选谢百三的课,我说他去年给了我个A,伊说“那是因为去年股票好呀”,我说谢百三买的股票都还不错呀,伊又作诧异状“你不知道啊,他过年的时候抵押了一套房子,听说亏了”——我怎么可能知道= =
 
周二的无线电实验也不是啥省心的课,虽然有人神通广大地搞到了我们选的那个实验的前人的报告,但是OMG,这个前人用这个电路图真的做出来了么?一度还想把这课给退了,但最后还是不想到大四再来补这实验,结果一波三折地还是给弄出来了。
 
周二的晚上绝对是最TOUGH最不堪回首的,受到上午实验或多或少的打击,没啥人愿意马上投入周三的战备状态,上半学期的时候几乎全民熬夜。后半夜挑灯编程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实在太傻了,干嘛选周三的当炮灰,周四的直接拿周三的结果,不用熬夜不说,第二天一运行就OK,验收的小研还比冯辉NICE得多。不过选了也没有退路,权当磨练吧。
 
我做实验常常做得连哭都没力气,不确定因素实在是太多,而RP又实在是有限。最开心的是最后拔器件,因为或好或坏,这都结束了。虽然和实验的战争还远未停止,但是,不管结局如何,都是一种切肤的收获。

8 comments

  1. 感慨一下你们的实验
    感慨一下同样被上课和实习填满的生活
    切齿痛恨并切肤痛惜地。。。

  2. 感慨一下你们的实验
    感慨一下同样被上课和实习填满的生活
    切齿痛恨并切肤痛惜地。。。

  3. 心脏电生理、医学超声、近代医学概论,这都是些什么课呀
    又实习又实验的,好忙,同情下,不过加油加油啦

  4. 居然是切肤的收获。我只是没随身带打火机,不然肯定多次纵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