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念

我大概傻掉了

看下面这张照片有没有觉得张超像某人?
我本来只是觉得下巴和颧骨像,后来发现鼻子嘴巴都很像,连眉毛都是,唯一不像的还是眼睛。但是张超闭起眼睛的时候,微微下垂的眼角又像某人了。
我最近大概真的走火入魔了。
居然把小超王子和某个现在满脸豆豆顶着小肚子体重超过80kg的物理男联系起来。
难道这种类型才是我的死穴?
我不是应该喜欢流川枫型的吗
好吧,我喜欢上某人的时候他也就是张超这个年纪,还是翩翩美少年。可惜后来长豁掉了。难道七年之后张超也会变成那样?好吧,我就喜欢他到二十周岁。
 
 
 
附录
张圣启博客里写到的超超
 
到了上海的第2天,我没想到我们几个大男人全滩了… 
刚出房间门,大脑袋迎面撞了过来:"大圣啊,我晕…" 
你什么时候不晕啊,脑袋那么大,没想到这么笨…我正想着,张超同学抬头看到我,又叫了起来:"上海起沙尘啦?!圣启你脸上怎么都是土?!"说着,他那猫爪子居然伸过来拍我的脸. 
"干吗啊."我扒拉开他. 
张超一脸晕忽忽的表情:"圣启啊,你怎么比我还晕啊,都病成这样了还起床…脸都成土色了!" 
我也跟他刚才一样伸手摸脸,结果手被张超一把抓住,他换上了一脸兴奋的表情:"圣启~~我们能一起去看病了~~" 
我靠!没见过抽这种风的孩子. 
于是,我就跟着不知道是生病了还是打了兴奋剂了的张超冲出了"宿舍". 
路边瞎溜达找到了个药店,刚进去就看到所有销售小姐都堆在一起花痴,原来已经有人捷足先登的过来买了,上海赛区的,怎么上海的人也能水土不服?! 
那些人叫什么来的?中间那个带墨镜的还老能看到呢… 
"啊,那不是KIMI他们吗~"张超拉拉我衣服说. 
哦,对了,就是叫KIMI.小孩脑袋还挺好用的. 
张超拉着我过去打了招呼,然后他大脑袋转了转,立刻买了跟那些人一样的药,这小孩倒真能省事… 
一个上午就跟着张超拎着药袋子溜达,等回到宿舍,吃了药,果然我脸更黄了. 
不问清楚状况,跟着别人乱买药的后果我在第3天的时候可以回答你,我和张超以及其他兄弟们一起去医院打点滴了… 

接下来的日子还没有生病好玩,开始选歌,排练,准备马上开始的6进5比赛了. 
果然,后台又传出了喧闹的声音,这次我们有了领队胡亚南,他的主要任务,就是帮张超找东西,提醒张超不要忘记东西,以及看到有没人认领的东西马上喊张超的名字. 
所以,我们北京赛区每天都生活在张超这个名字的阴影下,来上海以后变忙了,忙到张超已经顾不上对照着我身上的东西检查自己的东西了,以至于每天都丢个死去活来. 
今天张超不怎么高兴,因为导演要求他在6进5时唱《花香》,他不乐意,也是,本来人家小孩带着吉他来玩摇滚的,谁唱那歌啊?可是导演说就得唱,丢三落四的张超也不能装的听不到了。 
“唱就唱吧。”我走到他身边的时候随便开口说。 
“你怎么不唱。”小孩耍脾气,特冲的顶了回来。 
“我岁数太大不能唱这么嫩的了。”我回答。 
臭小子笑了起来:“嘿嘿,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唱你听着~要是我被淘汰了,就在电话里天天给你唱~” 
“真无聊,你图什么啊?”我斜眼看他。 
“我图我年轻。”张超嘻嘻哈哈起来。 
其实想想,他怎么会被淘汰呢?真正的摇滚还没开始唱出来,多好的一个卖点,以后大有作为的孩子,淘汰,离他远的很呢。 
我想的果然没错,张超在那场比赛虽然唱的自己不喜欢,完全没有他风格的歌,可还是成了差点当上冠军的候选人。 

燕青虽然离开了舞台,却没有离开我们,依然跟我一个房间。张超撅嘴说他还以为他能搬进来呢,唉,看来亚南跟着他们挤一个房间,张超那小思想还挺不满。 
我们北京的几个以团结出名,到哪都在一起,包括吃那家非常难吃的拉面店,也不知道谁发现这么个地方,我们老来,都觉得不好吃还是老来,这都是什么毛病。 
还有我们几个拍照什么的老堆在一起,你搂着我我拉着你的,一开始我特不习惯,结果被张超发现了。 
“圣启~~我来帮你训练训练~~”就这样,他成天挂在我身上,跟爬树似的,骂都骂不下来。 
“不就是抱么!”终于到最后,我亲身验证了不知道是谁说的,人类是习惯的奴隶这句真理。 
模拟赛区排位赛上,我那场票数最低,等说到如果第2天正式牌位赛时还是票数最低就可能被淘汰的时候,张超在台上就掏出手机,站在前头的我回头看到差点没吓死,这要是让摄象机拍到。。。还好他身边有随时保持清醒的栩栩大哥,大哥伸手一下拍到他发信息的手上,张超缩了一下,然后不情愿的把手机塞进裤兜里。 
“刚才抽风啊又?”到了后台,我先栩栩大哥一步教训张超。 
“我怕过了12点了,这样还能多投点。”张超看都不看我又开始发信息。 
“研究的这么清楚,平时竟给自己投票了吧。”我逗他。 
“没有,多浪费钱啊~”张超一脸严肃,“我都是偷偷用你的手机给我自己投票~要是电脑还在咱们手里就好了,网投据说没限制~” 
我眯着眼睛审视他,那小孩发完信息把手机扔进包里,看着我,眨眨眼。 
“嘿嘿,所以你不用太感动,我就是把用你手机投给我的票还给你而已。” 
谁感动了,想死啊。 
正式要淘汰的时候,我的票很高,比较安全,一扭头,张超得意的看着我,以为自己那区区30票很有用处么?!幼稚。我一低头,站回了位置。

3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