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

老鹰的告别,鸟的离开以及在路上……

    这是一个奇怪的标题,就如同我决定在早上上班还没进入工作的状态的时候来写一篇blog一样。离奇,却又有着一种不可预知的逻辑。
    好吧,还是要解释一下。上周末回学校,在23上down到了老鹰乐队的告别演唱会,说实话,我是看到有这个视频的时候,才发现,他们已经告别了,永远告别了。鸟的离开,说的是穆里尼奥9月20日正式和切尔西解约,三年弹指一挥间,所有的功勋,所有的回忆,灰飞烟灭,到今天,我也觉得该是告别离别的悲伤情绪的时候了。而在路上,只是宣告我终于在两个星期的夹缝时间里面,磨磨蹭蹭地看完了杰克·凯鲁亚克的《在路上》……
    或许三者是没有逻辑的,在路上讲述的只是美国“垮掉的一代(The Beat Generation)”的精神自述,主人公狄恩·莫里亚蒂的经历,如同一张白纸,在飞快的几十年间,经历了不同的遭遇后,写满沧桑,写满梦想,写满颓废之后,满纸荒唐。看的时候,总是会不自觉地想着我们自己身处的年代,到将来的时候不知道会成为后代口中怎么样的一代?我们没有七十年代的吃苦耐劳,没有九十年代从小的优越处境,我们是尴尬的一代么?谁知道呢……
    从在路上的生活回来的时候,发现生活中的变化,真的就是那么随意和任性的。每次翻开在路上新的一章的时候,我总会惊讶地发现杰克又一次在第一句中用到了类似于“我们又上路了……”这样的说法。我总是在看完之前一章最末的安定的结局之后对新的规律的安静的生活充满了期待,就如同狄恩·莫里亚蒂的妻子卡米尔那样。然而,就是那么奇怪,萨尔和迪安还是会一次次地上路,哪怕已经有了家庭,有了孩子;哪怕自己已经老去,处在了一个安心度过余生的年龄。
    我就在这样的节奏中听说了魔力鸟的离去,到今天的时候,媒体对他的怀念终于开始慢慢淡去,而球迷们也似乎都在彻底的疯狂之后,终于开始渐渐地疲惫地倒下,接受或者不接受没有了“特殊的一个”之后的切尔西。我以前总是很天真,觉得他会像爵爷那样,一直守护切尔西,守护蓝军的孩子们,一代代这样下去。虽然渐渐也觉得这样的想法是多么荒诞,但还没有料到,梦回破碎得如此之快,来不及心碎,已然崩塌。
    穆里尼奥在蓝军的日子大约是三年,三年里他给切尔西,给蓝军的球迷们,给我的生活,添加了太多美好的激情的回忆。感谢他吧,我现在说不出太多的话来,表达我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或许,我只是对这样颠覆性质行为本身,有着太多的惊讶和不敢接受罢了。然而从今天起,我也将收起美好的梦想,不再怀念,去安安心心地,如同疙瘩老师一样,支持切尔西,支持穆帅今后的故事。我想,这才是应该有的纪念的方式吧。
    当然,面对生活中的这种颠覆和突然失去,有时候并不是悲伤,而是一种恋恋不舍和崇敬。比如在听老鹰乐队的最后一个版本的加州旅馆的时候。
    初次听到这首歌,我已经是高一高二的样子了,当时就是特别迷恋这首有着夸张长度的吉他前奏和尾声的歌,跟着从嘴里蹦出那段熟悉无比的旋律的时候的感觉,真的很畅快。等到后来慢慢地了解歌词背后的故事和知道这首歌所拥有的大量拥趸之后,越发地对这首歌痴迷。安静地一个人的时候,我喜欢听,烦躁不安的时候,我也喜欢听。我总觉得它在我的心间,已经默默地建立起了一道墙。跳进去,就可以躲避纷乱,躲避寂寞,忘我地投入,或者等待。这首歌我总共也就听过三个或者四个版本吧。最初的自然是从他们的专辑中听到的,最原始的版本,然后是大学进来之后,某次不知道怎么搞到一个视频版的,是1994年的一个演出视频,画面模糊,却足以辨认每一个人的样子。那时候的主场,已经约莫有了些沧桑的感觉,而吉他手们,也似乎都很老了。第三个版本,就是这几天看的这个版本,今年八月份的告别演唱会上的版本吧。所有成员都不可阻挡地老了,主场的飘逸头发,也已经换成了精炼简洁的短发,而最后反复出现的那段旋律的缔造者,则已经白发苍苍了。让我想到的词,只有精神矍铄这样的了……
    他们的表演很投入,观众有很多很多。他们在弹奏和演唱的时候很忘我,眼睛不时会闭上,头摇摇晃晃,或者嘴张开,咿咿呀呀地哼唱旋律,或者手指精致而巧妙地飞快波动,旋律从中飞腾而来……观众几乎一致的口型,和疯狂的样子,也让我深有同感。
    他们真的就这么再也不回头了,他们被年龄打败,渐渐的蛰伏老去,而我,则要继续哼唱着加州旅馆,永远的加州旅馆,恢复到平静的生活中去,再以后,如果有什么颠覆,或许就会不再害怕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