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念

When Summer Ends

雨是一场接一场,希望明天不要下,不然我又要懒在寝室里了。
夏天总是这样的,过程轰轰烈烈,温度表惊人地蹿升,新闻主播说这是第xx个高温天了,到最后就是一场一场雨把这些温度都冲掉,等雨停了,也就好慢慢从短袖切换到长袖了。
 
今天的机场满冷,空调开得跟不要钱一样。
我想没有人可以有比这更壮大的送机队伍了——呐,谭,当然不能跟那些艺人比对伐。你还记得带AQUA给我哦,真是太SWEET了~
不过我们混在一起的这帮人一直都很SWEET的。
 
大热天跑到我们地处偏僻的公司,芒果布丁虽然没有吃到,但是我睁着那两只发炎的眼睛看手机的时候还是很温暖的。因为布丁事件,我看到那俩椅子就会觉得我们公司还是有可爱之处的。
超的I LOVE NY的T-SHIRT,嗯,我争取减到孟加拉国的XL…
DKNY(此DKNY非彼DKNY,是为DON’T KNOCK NEW YORK)我一定会背,虽然咱不是P饭,照样背到它黑的变白的。
 
四年EE学习的本身,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可留恋,随时都可以揉成一团扔垃圾箱。如果没有你们,这三年就不堪回首。
最后的一年,都要好好的过。其实不必太过伤感,谁说我们没有以后。
 
=============机场归来白食记==============
 
君说她中午吃了顿免费午餐,世界上这种事情太稀有了。于是,我,毛,龙,打算在那里解决吃饭问题。
一边走我们一边说,先问问有没有优惠券,么有我们转头就走。(这个社会就是那么实际的啊..)
结果还真是么有,然后我们也真是转头就走了。
我长大到可以独立买东西的时候,我妈就跟我说,价钱讲不下来就走人。
这是真理。
走出去没两步,服务员就追上来说她们特别为我们服务一次。么办法,试营业期的餐厅跟小媳妇没啥两样,等生意好了才有翻身成婆的筹码。
 
之前君说,那里的东西分量相当的足,服务相当的好。那是相当的正确。我估计胃口小的光吃吃小菜就好饱了。那个鱿鱼盖饭是相当的辣,海带汤倒是相当的美味。店里面人很少,估计也都是跟我们一样拿优惠券吃白食的。
我们跟服务员说,你们应该到我们学校那里发发传单。你们的饭太辣了,大概太正宗了我们不习惯。但是海带汤很好喝,海带汤就单独拿出来卖好了,做配汤太委屈它了。那个土豆饼也很好吃,也拿出来卖吧,做小菜也太委屈它了。
说着说着老板就过来了,韩国人,在韩国算长得满好的。他说吃了很多上海的韩国料理,觉得太甜,不韩国,他想做正宗的,但是,现在是在上海做生意,所以我们的意见很宝贵。
所以,他特别送了我们一盘小菜,超好吃啊,在其他韩国料理都没有吃到过。然后,我们就这个菜又说了些想法,老板听得开心死了,就又送了一盘沙拉。我要迎风流泪了。。他大概觉得我们比他更有奸商潜质。。
 
最后我还是说说他家的名字吧,笨仔烧烤,到最后也没恨下心来打击他的店名。说实话,在韩国料理满地的FDU附近,也不知道这店能存在多久….真的,也祝他好运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