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念

所谓联系。。。

上周末回家。。。本来有点懒懒的不想回去。。。
老妈说,养了一个小鸡等我回去吃。。。想到晚回去一个礼拜,小区的邻居就要被这个小鸡多叨扰一个礼拜还是跑回家了。。。
 
到家,老远的看到老妈在喂鸡。那个小鸡在开心的啄米,看到我走过,木然的抬头看了一眼,继续专心啄米。。。
 
然后偶上楼,摊到沙发上看电视。。。
 
过了半个小时,老妈拿了个脸盆上来了。。。里面是一直拔了毛的裸鸡。。。
哀悼一下。。。生命之轻哈。。。
 
半个小时前它还在开心的吃米。。。而我只是作为一个完全无关的陌生人路过它身边。。。
可是这个看似无关的人的到来其实已经宣告了小鸡的死亡。。。
只是它米有意识到我们之间致命的联系。。。
 
信息渠道不对等的情况下一般只有任人宰割的命。。。哀叹一下小股民的命运。。。

4 comments

  1. 小鸡抬起头,从陌生人的眼神中阅读出一丝死亡的气息,无边的恐惧使它无奈地低下头,假装继续专心地啄米。。。
    从出生的一刹那,小鸡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