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念

自由(二)

    用四千五百块钱赎悔了又一份卖身契,这下彻底自由了。第一次从提款机取这么多钱,竟然分了三次才取出来。厚厚的一叠,钱包都闭不住了。

    去办手续时看到在我之前也有一个复旦的本科生毁约,还是和我一个职位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们老总是复旦毕业的,所以比较相信我们?但是两个都毁掉了,不知道他们以后会不会把复旦放进黑名单……

    人啊,为什么有这么多束缚,法律的、道德的。估计过不了几天,就又要去签一张新的合同了吧。将要把我未来三年的时间交给一家公司,其实也就是把我的未来,我的职业规划,整个地交给他们了吧。记得当初在学生会时有个部长说过一句话:“他们到我们部门来,就等于把他们在学生会的前途交给了我们,我们要为他们负责”,当初听到这句话,有点振动,不过想想却很在理,骤然间让我体会到,原来做管理者还背负着这样重大的责任。现在,管理学红红火火,数不清的人打算靠管理来成就自己,不知道在他们庆祝自己的晋升时,有没有把这个理念放在心里?

    下午跑到张江去打羽毛球,很久没有握过拍子了,打了一会就起泡蜕皮,也很久没流这么多汗了,估计明天胳膊会很疼。喜欢羽毛球的感觉,酣畅淋漓地流汗,满场子乱跑,打到动也动不了才罢手,很爽,很畅快。为了赶回来洗澡,就把夜宵的预算打的了,苦了我的肚子……

    最近总是遇到很邪门的事情,今天同样如此,白天高跟鞋跟被卡在下水道盖子里,晚上去洗澡又坏了拖鞋,害我只好赤脚跑回来。发现我总是会遇到小概率事件,是不是该反省点什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