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

Quiet Inside

2008.5.22凌晨,莫斯科卢日尼基球场,大雨。点球哨响,助跑,门将向错误方向扑倒,射门……之后的记忆不复存在,所有的心绪在清晨复旦的气息中淡去。我独自踱步到桥五站牌,看着东方的鱼肚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没有太多的痛,只想找个安静的角落,安放那些伤感。

清晨的政肃路上没什么人走动,偶尔经过的都只是清晨锻炼的老伯伯老奶奶,或者早起上班的少数人们。阳光很小,不是很暖和。搭上第二班车的我,发现黑漆漆的车厢里只有我一个人。找个靠窗的座位坐下,MP4打开,想听的第一首歌就是Don’t Cry,音量调到了最大。

枪炮玫瑰的声音加上最大音量,那种刺耳的撕心裂肺的吼叫配合着心绪,顿时没有了自己思考的空间,眼睛开始记录一幅幅凌乱的场景,大脑中则闪过一个个刚刚过去的片段。窗外的阳光,光光秃秃的办公楼和不再闪动的霓虹,仿佛我此刻的孤独也是纯净的,没有杂念。而脑中闪过的,一声声群情激昂的吼叫,一次次感激和激动的掌声,一个个温暖而兴奋的拥抱,聚集起来,结果似乎已经不再重要。瓢泼的大雨,捶足顿胸的阿布,双膝跪下埋头哭泣的你和深色黯然离开多厅的我们。这个夜晚,我们度过的,似乎并不仅仅是一场失败。

这时我开始怀疑自己的存在主义属性,虚无感遍布全身的我,保持着双眼呆滞眼神飘忽的姿态看着窗外的阳光一下子就照到了科苑路华佗路的十字路口,这个时候我终于知道,我们都会有终点,而终点之后,无非是另一个开端。

他们说,莫斯科不相信眼泪;他们说,蓝军的将士们都是英雄;他们还说,这是命。我什么都不想说,我只想在这个夜晚,这个没有眼泪大雨瓢泼的夜晚,独自隐藏我的伤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