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

《大开眼戒》

和《12猴子》的文章类似,本文后半部分剧透。没看过电影的同学请放心看前半部分,开始剧透了会有提醒。
 
导演是斯坦利·库布里克,人皆称大师。我还是不太习惯称某人为大师,觉得很有装X跟风之嫌。然而看完这部电影,也不难理解这样的导演才能让<Wall E>中专门播放一段《蓝色多瑙河》来向他的《2001太空漫游》致敬了。
 
这部电影是库布里克最后一部作品,在影片完成后四天他就去世了。同时这也是他自称最满意的一部作品。
 
先从简单的说。这部电影和他其他的一些晦涩的作品不同,直观的看它就是一部好看的电影。悬念重重,气氛紧张凝重,场面诡异,充满了神秘色彩。从宗教仪式到神秘诡异的聚会,紧张的”审判“,救男主角的女子,反常的租衣店老板和他的女儿,妻子的噩梦……
 
影片一开场的背景音乐就向观众交代:库布里克大人驾到了。库布里克大概是最爱在电影中用交响乐的导演了。同时影片三个紧张高潮(宗教仪式以及主角身份被发现,劳斯莱斯车上下来的神秘送信人,面具出现在妻子枕边)所用的钢琴单音伴奏,将影片气氛推向了顶点,让我喘不过气来。配乐,是本片又一个令人难以忘怀的因素。
 
我们再来看演员。主演是汤姆·克鲁斯和妮可·基德曼,拍摄这部电影的时候他们已经结婚七年,刚好符合此片中的人物设置。所以对于影片前半段夫妻“七年之痒”或类似情形的拿捏,他们做的非常到位。尤其是妮可·基德曼,夫妻床边谈话那一段,表演的极为传神。
 
现在让我来系统阐述一下我在观看此片中所观察到的和所想到的(为了怕忘记,我还边看边记,这对我来说是少有的认真)。
 
重要建议:下面有很多剧透,没看过电影的同学最好看过电影再往下看。
 
影片开始的几句对话就反映了主角夫妇是生活富裕的人,至少是个上等中产阶级。而他们又衬托出他们参加的派对是更高端人物的聚会。在这个派对中,几乎每一个人的每一句话都透着虚伪。例如汤姆·克鲁斯和钢琴师的对话,充满了虚假的客套。同时,妮可·基德曼和匈牙利花花公子跳舞又流露出了她虽然忠于丈夫,但又十分寂寞的心境。
 
在派对之后在家里的那场戏,更是表现了甚至夫妻之间也在空虚的上演虚伪的交际这一事实。向派对主人致谢,到死去病人家属处露脸,都说明这些虚伪的行为方式已经深入他们的脑海。慰问死者家属那场戏算是把中产阶级的空虚演绎到极致了。每一句话都无比得体而做作,死去病人家属和他男友接吻甚至没对上嘴,每一个细节,都在说明这一点。
 
而夫妻间坦诚的床边对话是本片第一个非常精彩之处。这一段非常生动的描绘了结婚一定年限的夫妻之间看似平淡和睦的关系之下微妙的关系和矛盾。认真听他们说的每一句话,会发现他们看似荒唐的对话内容没有一方是在无理取闹。这段的真实甚至让我自己也想到我很可能也会有这种状况。
 
在这段对话之后,男主角内心的空虚和不安完全暴露了出来。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游荡,如同行尸走肉,并不是想故意做坏事,但也不想回家,同时还要骗妻子。骗家人,找妓女,泡酒吧,刺探神秘派对,整个中产阶级空虚的灵魂在影片中这个冬天的夜晚演绎的淋漓尽致。
 
随后便是那场全片最高潮的宗教仪式和派对。这段的拍摄也凸显了导演的功力。绝对限制级,但是充满了神秘感和些许美感。出租礼服的商店的老板前后对女儿态度截然不同的转变也十分诡异。这一段更是最高潮的集中体现了上流社会的虚伪、空虚、邪恶本质。
 
男主角所经历的一切,女主角也在梦中经历了一遍,并且简要的从口中说了出来。这说明问题是同时发生在双方面的。
 
汤姆·克鲁斯在被跟踪时买的报纸上大幅标题"Lucky to be alive"也正好反映了他当时的情况:他受到威胁,派对上救他的面具女郎神秘死亡。这些谜团和压力,在丢失的面具出现在妻子枕边的时候总爆发,男主角终于崩溃了。
 
随着影片的发展,这些谜团和气氛愈演愈烈,然而影片中女主角并没有对神秘出现的面具置于可否,男主角和富人朋友在台球桌边的谈话,或威胁或安慰,或坦诚或故弄玄虚,变换了好几种说法,用了好几种假设,根本没有定论。这也似乎在暗示观众,真相究竟是怎样的,其实并不是重点。我们不是在单纯的追求神秘和悬疑,我们从这一切之中发现了什么象征意义才是最主要的。
 
全片的最后一句台词,绝对掷地有声。
 
想了这么多,觉得自己的观察力,思考能力和思想境界肯定欠缺不少,就去看了看别的影评。把其中一篇相当深刻牛逼的部分内容归纳如下。 
 
 
首先是男女主角的名字。女主角叫Alice,她出场的第一句话就是"How do I look like?" 在影片的前半段她所做的事情就是打扮自己,让自己更好看。而她的丈夫叫Bill,他出场的第一句话就是“Did you see my wallet?" 在整部影片中,他不停的在付钱购买,付钱给服装店老板,付钱给出租车司机,付钱给妓女,付钱给酒店前台,等等。
 
总的来说,女人就是商品,她们所做的就是打扮自己让自己更值钱。中产阶级的女主角是这样,派对上的神秘女子是这样,租衣店老板的女儿是这样,街边的妓女是这样,甚至连夫妇的小女儿也是这样。影片中妮可·基德曼辅导女儿做算术就是在算谁的钱多,并且小女儿的圣诞礼物和房间陈设与男主角找的街边妓女家里有诸多相似。而男人就是购买女性这种商品的人,人际之间的一切互动都是没有身份和人格的交易而已。那个派对上所有滥交的人都带着面具,正是对这一立场的集中体现。
 
这样,就把影片从主题从我所想到的虚伪,空虚,性,夫妻间的问题等等,上升到了社会学的统一论点的高度。
 
hoho,真牛。9分。

1 comment

  1. 我推荐的作品。:) 不过“总的来说”这一段,我并不十分支持。 人们的确是在不停的买卖和相互交易。但谁是商品谁是买家到未必是固定的。 当然我知道这一段并不是你的原创。男主角的富人朋友,其实也相当于他的雇主。他在某些时候其实也只是充当一个商品。富人朋友在台球桌上大概说,他们如果摘下面具会让你吓破胆。 所以人们无限次的在重复买与被买的交易过程。当他心灵空虚时,他去酒吧,去找妓女,去参加仿佛圣婚的意识。一切的一切总归要有一个尽头。这个富人朋友相当于告诉他,不要玩过火。不要触及自己本不该逾越的边界线。Alice wakes up to Bill’s sobbing, her expression doesn’t betray whether she’s startled to see the mask beside her or already knows it’s there. When we cut to her the next morning, her eyes swollen and red-rimmed with weeping, we don’t know whether she’s crying because her husband almost cheated on her or because he’s endangered their family. And the final dialogue between Bill and Alice is so vague and allusive ("What should we do?" "Maybe we should be grateful,") that it could as easily refer to Mandy’s murder and the implied threat to their lives as to Bill’s indiscretions. 一切终于在仿佛梦境或者就是梦境的经历后,重归现实。btw:你所提到的第一段精彩之处,我很支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