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

激荡笔记(1985-1988):市场经济的学费

激荡这么说到:在同一个市场上,出现九个“阿里斯顿”,这是世界商业史上独此一例的现象。

1985-1988这三集里,主要讲述的是作为刚刚开放了国门的中国,市场上供需关系的不平衡,商品初步引入竞争机制之后出现的诸多奇观。一个意大利的冰箱品牌“热咯瓦特”,在产品没有本地化,居然就和美菱合作,并且产品卜一出厂,就被抢购一空。到最后才被上海人无奈地发现,牌子本身,其实就是“热了就坏掉”的写照。

对于洋品牌的盲目追捧,来自于本土经济的薄弱,和商品的过渡匮乏。

1988年这集主要讲到的价格闯关的改革,让我简直无法想象那样的生活。价格以70%的幅度上调,国家一边调度商品供给,一边提工资发补贴印钞票。如今看来简直是在戏耍。

不过庆幸的是,改革还是坚持下来了,“大众”引领的中外合资也在这个时间坚持了下来,那些为了这种改革和进步做出努力的人们,值得我们永远的尊敬。不开国门,不知道自己有多落后,当然就更加不知道该如何才能追赶上别家。

写到这里,突然让我要多出去看看的愿望更加强烈了起来。至少,让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活得更精彩些,本身就是一件很值得去做的事情。

中间的一段插曲是土皇帝禹作敏的大邱庄。其实在看1986这一集之前,并不知道这个名字。这个自称代表着中国农民的角色,在自我的膨胀中最终走向了悲剧。但是他本身的经历,很形象地把刚刚打开开放,开始发展的时候来自乡土的农民的智慧和力量的迸发了出来。精彩、血性、盲目而绚烂。

中华民族是一个错综复杂的名词,它本身蕴含的内容和意义,非一言一语可以表达。但是这个民族的一些本质的个性,在这样一个改革背景的年代,无疑导致了这些年代里出现的那些传奇的必然性。

市场经济走到现在,其本身的存在已经没有了当年那样的不健康。而当年的那些学费,终归还是交得值了吧,我猜。

希望这一切,是个正确的开头。

1 comment

  1. 大邱庄这个很特殊,禹作敏的发达纯粹是政客手段绝非农民智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