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

激荡笔记(1990-1995): 林子大了 慧鸟先飞

1990, 浦东新区开始发展,上海证券交易所的成立,朱总理的眼光和实力派的作风,也奠定了他在整个历史中的角色。

1991, 商战。从物资短缺到物资过剩,优胜劣汰首次在市场上体现出来。而郑州的亚细亚商城引领的这场商战,即使以其自身的快速膨胀和快速衰落而宣告落幕,也不能不让人们从这当中所产生的积极效应获得一些思考。21世纪初的这几年疯狂起来的楼市与股市,抑或现今愈加健全的法制与各种网络监督,都可以从中学到些什么。

1992, 南巡讲话。深化改革,“92 派”的出现。罐头换飞机。牟中原的想象力之无所不及与现实能力有限的冲突。不过,看过这一阶段的激荡之后,很难想象那个年代的商界精英不会被“想法有多远,就能走多远”的口号所迷惑。

1993, 由短缺经济到假货横行,这看似市场驱动的必然后面,也体现了山寨文化的初端。降低成本获取更高的利润,但是保证不了质量,应该是需要从法制到良心的彻底反省的。无奈的是,这样的过程,花费了十年,现在也没有多大的进展。“万通系”的建立,则表明一批赚得了第一桶金的人们,已经瞄准了房产这块肥肉。

1994, 联想的柳倪之争。表面的“技术”与“市场”的相争,实际奠定了日后“中国制造”的方向。谁也无法预测这样的方向是对是错,因为至今,这样的矛盾还存在于各种各样的产品中。ERP软件的走向,似乎在这一块走出了与当年柳传志的策略不同的一步,在通过为大型ERP产品实施代理之后,中国本土的ERP产品“金蝶”“用友”却能异军突起,以自己的技术占领了别样的中小企业市场。长远看下去,的确如激荡所说,“君子之争…其争也君子”吧。

1995, 承载中国梦想的海尔和张瑞敏,在规范化管理下,中国式的管理模式,也有了自己的成功案例。但是无论如何,还是没能摆脱中国式“人治”对于企业的重要性。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连着看完这些,很累很感慨。中国不缺的就是人才,在这段征途的起点,人的力量非常集中地体现了出来。然而看着现在的中国,这样的力量正在被越来越大市场弱化,要成为领袖,成为这些传说中的角色,需要更多机会,更多的历练与考验。

而寻求突围点的重要性,似乎在我脑中所占的比重也越来越大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