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

激荡笔记(1997):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终于,激荡开始触及我的记忆了。这一年,席卷亚洲的金融风暴刮走了一大批国内依靠狂轰滥炸式营销取得了市场效应的巨子们,其中的“太阳神”和“三株”,也是我童年时期,最为记忆深刻的墙体广告。不过现在才明白,那个的真正叫法是“刷墙”。

史玉柱的传奇经历也从这个时候开始发生波折和跌宕,巨人大厦的轰然倒下和他几年之后的再次复出,成为这段传奇的关键所在。现在来看,97年的史玉柱经历,或许不仅仅是来自其个人发展层面的一次洗礼,更多的,是对市场环境变化之后的一种蜕变,和重生。

这一年,小平走了。激荡说当年的很多地方,没有人过元宵。我也仍然记得当天晚上放学回家打开电视之后,清一色的报道这一消息的画面。很多年过去了,当年还在帮爷爷奶奶造的小屋子,现在已经送走了爷爷,我也从幼稚的孩童长大。而小平留下的最后一件作品——发展变革中的中国——还在一个不知道去向何方的发展中。

经过了九十年代前期盲目地爆发式发展,处于信心爆棚中的中国民营企业,终于在亚洲金融危机下经受了一次血的教训。

据说这之后的“中国制造”就开始了一个新的时代。从我的角度来看,“刷墙”现象在乡村的销声匿迹,或许,的确是开始了一个新的时代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