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

维也纳游记(附金色大厅附庸风雅记)

话说维也纳是奥地利大公国,奥匈帝国,奥地利共和国的首都,也是著名的音乐之都。三个国际土鳖踏上了维也纳的土地—其实没那么容易踏上这片土 地。廉价航空可谓一毛不拔,不能带液体上飞机,然后把机舱搞的狂干燥,让你渴死,逼你掏钱买水。我撑不住了于是花了1.8欧巨款买一罐七喜—该航班上 最便宜的饮料。漂亮的空姐微笑的递给我一听七喜—-拿到手一看是这样的:

一口就能喝光,还假惺惺的给个比整个罐头还大的一次性杯子。

这还不是廉价航空的全部罪行。它把我们拐卖到了另一个国家—斯洛伐克,它的首都—布拉迪斯拉发—这名字有点2。

机场拍张照,满足虚荣心—又到了一个新的国家。

赶快找大巴去维也纳—在另一个国家。

奥地利共和国并不欢迎我们。当晚风雨交加—并升级成风雪交加—完全不能理解地处德国东南边的奥地利何以如此之冷。本人拿出王道(风雨天雨伞就是王道),并发现另外两个土鳖没带王道,有机可乘。

“请叫我大爷~”话音未落, “大爷!”已从某人口中喊出。

辗转半天终于找到了宾馆—原来坐落于奥匈帝国的行宫美泉宫对面,条件还不错。

第二天起床,继续风雨交加,于是持有王道的本人仍然是大爷。三个国际土鳖躲在一个王道后面瑟瑟发抖,空旷的美泉宫广场上,狂风卷着暴雨,无心拍照,赶紧杀入室内。

美泉宫是奥匈帝国皇族主要居住地,而不是皇宫。相当于当年中国圆明园的地位。基于这样的地位,美泉宫令我略感失望—显然面积不够大,虽然装修还可以。

出了宫殿,拥有王道的爷再次称王。爷想去哪就去哪,土鳖都得跟着。在狂风暴雨中乱走一阵后,钻入地铁,取消所有室外景点。你真的不知道维也纳的风有多大,夹着冰雨简直要人命。

为了避免各位看官审美疲劳,这里附一张第二天晴天补拍的美泉宫外景。

杀奔皇宫。正紧的皇宫比美泉宫更小,展示一张茜茜公主的闺房照。茜茜公主和奥匈帝国皇帝弗朗茨·约瑟夫一见钟情的故事因为电影《茜茜公主》而家喻户晓。

而皇宫的外壳是这样的。

由于美泉宫和皇宫都比我们想象的小,风雨交加的天气我们只好去原定第二天的市内景点—一个家具博物馆。这个博物馆还是不错的,收藏展出了大量上自皇室下至百姓的家居布局。这里分享几个,更多的请见相册。

茜茜公主和弗朗茨·约瑟夫画像

一副别致的立体国际象棋

一个书房布局

去吃午饭吧。维也纳有三样特色菜:水煮牛肉,炸猪排,烤猪排。

在天寒地冻的一天里,我们非常明智并幸运的走进一家奥地利餐馆,三人点了三份水煮牛肉。对瑟瑟发抖的我们来说,香喷喷,带着咸味,热气腾腾的牛肉汤无疑是天赐的礼物。那锅救命汤—我永远不会忘记—可惜想起拍照留念的时候已经杯盘狼藉了。

室内景点都玩完了,饭也吃了,只好冒雨参观维也纳市容。这是奥地利国会

国家图书馆

总体来讲,奥地利人的素质相当高,至少比德国人法国人瑞士人更友好。找当地人问路,从七八十岁的老人到十来岁的小屁孩,100%会说英语,并且都十分耐心的跟我们指路。看看奥地利人是怎么卖报纸的

上面一个小罐子投币用,下面一个敞开的塑料袋里装着报纸。这样的卖报装置在维也纳随处可见,我们还见到一个老太太一毛一分的凑钱往里投满1欧元才拿走报纸。

爷撑着王道带着两个土鳖也走累了,有人提出晚上到音乐之都最著名的地方—金色大厅去附庸风雅一番。找金色大厅也是颇费一番周折,坐落于一个相当不起眼的小巷子里—和上海大剧院形成鲜明对比。

当晚的演出是维也纳交响乐团,看这华丽的票,虽然是站票,但票价是—–5块钱—–和上海大剧院再次形成鲜明对比。文化就应该这样深入人民群众。

金色大厅的模样在电视里已经膜拜过N次,实际上它并不大。我还抢到了站票的最佳位置—大厅后端正中央。演出开始了,全场座无虚席,但是演奏期间观众无一人交头接耳,无一人不合时宜的鼓掌。

乐盲我并没有听过演出的曲目,并且我站的也很累,但是金色大厅的音效可以说是暴赞,任何音响都无法比拟你亲临其境的视听感受。我用相机冒死偷录了一段视频,画面音效都很烂,不过希望能帮助您yy一下当时的盛况。

http://www.tudou.com/v/W0PT2cV9Ay8

演出结束,全场鼓掌,乐队谢幕,指挥风度翩翩。

http://www.tudou.com/v/GaJxZDRUKKo

到金色大厅附庸风雅过之后,土鳖的虚荣心极度膨胀,甚至忘了站了两个小时的腰疼。

第二天,老天爷终于给了我们面子,晴空万里。王道正式退休,爷也被迫正式退位。我们拍到了一系列不错的外景照片。

美泉宫花园的一个门

这是另一处宫殿—美景宫。

看到这么多水,我们方才想到维也纳坐落于多瑙河边上。为什么不去当年施特劳斯所立之处,在那蔚蔚河水边感受《蓝色多瑙河》的韵律?

我们来到了多瑙河边。这里也有一位朋友瞭望着蓝色的多瑙河,和土鳖们一起酝酿着感情

看它那迷人的身段,忧郁的眼神—似乎也被这蔚蓝的河水所感动?

体会完音乐家的情怀,这时候有人要去公墓拜谒音乐家陵寝—地铁终点站,转电车n站,我们来到这样一个地方。

到哪里去找音乐家的墓?

“也许就埋在某个很大的墓下面。”某土鳖如是说。

于是一阵乱拍。

突然,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好几位熟悉的名字映入眼帘。

贝多芬

莫扎特

勃拉姆斯和舒伯特

施特劳斯爷俩

原来大家都住在一起啊!给贝多芬和莫扎特再合个影

这时候才想起先前乱拍了好多人家家里人。对他们的侵扰在此表示歉意。

看完墓地吃午饭。午饭和前一天的午饭一样赞,烤猪排—超香超好吃,量超大—只要14欧。这次记得留了个影。

墙上的这位朋友也垂涎三尺呢。

饭前看墓地,饭后看垃圾场,是一个叫“百水”的设计师设计的。你能想象这是一个垃圾处理厂么?我觉得更像一个幼儿园。

这是这位设计师的另一处作品,这次是给人住的。

这位仁兄还不忘在一个阳台边上留下自画像。

在这位仁兄诡异的笑容欢送中,在垃圾场的夕阳中,

我们离开了维也纳回家—-回不了家,先去布拉迪斯拉发—在另一个国家。

10 comments

  1. re九月鹰飞:请联系金士顿大人,人的照片都在他相机里。去年的有的都还没给我……

  2. 我喜欢莫扎特和贝多芬,但是为啥贝多芬的墓会在奥地利呢

  3. 你怎麼買到站票的??????????????
    我也想買…今年我新年會在維也納讀過, 請告訴我買票方法
    謝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