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念

失语症。

在满是许久未见的人们的餐桌上挤不出几句话来。

在夜深人静的床上借着酒精一阵阵地乱喷英文。

在回家时被迎面走来的乞求食物的女孩叫住后犹豫一下还是扭头继续走掉。

在渐渐习惯上海闷热的天气低压的云层和洗完澡后三分钟内出汗的时候再也没有怨言。

我也许一辈子也无法再地铁的通道里面摆着吉他包边弹吉他边笑着等人们扔钱进来了。

那些属于旧情绪、自卑、彷徨、低声下气或者理想的话,突然都收住。

大概,只是暂时的失语症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