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

巴黎游记枫丹白露篇

Fontainebleau,意为“美丽的泉水”,其实此处大可如维也纳的皇宫一样,译作“美泉宫”。然而我们不得不佩服许多早期诞生的中文翻译,“枫丹白露”,四个字都这么美好,多么有意境,让你展开无限的遐想,这是多么美妙的地方。

时过境迁,如果让创造了史学界奇迹“常凯申”的清华大学历史系副主任王奇叫兽来翻译,估计我们会知道巴黎东南郊有一个“房顶不落”宫。

枫丹白露宫始建于12世纪的路易六世时期,对它贡献最大的是我在卢浮宫篇中提及的热爱艺术和文化的国王弗朗索瓦一世。他大规模扩建了枫丹白露宫,使其富有意大利建筑的韵味,把文艺复兴时期的风格和法国传统艺术完美和谐地融合在一起。这种风格被称为“枫丹白露派”。

枫丹白露宫远不及凡尔赛的巨大和奢华,但是在这里我更能体验到愉悦的感觉—这像是一个供人居住的地方。而凡尔赛,在玩命的往墙上贴黄金之余,竟然是一个没有厕所的王宫—据说国王一家都是在壁炉里便溺的。

此后的国王把枫丹白露用作打猎的行宫。在弗朗索瓦一世之后对枫丹白露有重大贡献的便是拿破仑,在滑铁卢战败后,他也正是在枫丹白露被迫签字退位,走下这道螺旋台阶,结束了世界历史上的拿破仑传奇。
步入枫丹白露宫,你会感到这里是王宫和艺术馆的结合体,没有多少黄金,却处处渗透着高贵的艺术品位。和凡尔赛宫(不包括大小特里亚农)的极尽奢 华但雷同单调相比,这里的每一处走廊,每一个小房间都得到了悉心布置,都有各自的特色。现在就让我们来欣赏几个风格截然不同的房间吧。

这里是枫丹白露宫内最著名的去处之一—弗朗索瓦一世长廊。顾名思义,这是由弗朗索瓦一世设计建造的,从两侧绘画雕刻到屋顶的木质装潢,和凡尔赛宫的镜厅相比较,我们就能体会到弗朗索瓦一世和路易十四不同的趣味。

在长廊的终点,我们瞻仰到了弗朗索瓦一世—和其他国王的形象大不相同。

这是弗朗索瓦一世的会客厅

注意看这天花板,我们惊奇的发现弗朗索瓦一世的品味里还包含了丰富的东方元素。

这是弗朗索瓦一世设计的音乐厅,从中能否看出维也纳金色大厅的雏形?

枫丹白露小礼拜堂的天花板和回廊—都融合了多元文化特色

从窗户向外张望,可以看到一个中庭

我们再来看这个气势恢宏的长廊—它告诉你,法国不仅仅是富贵奢华的中心,并且是文化和科学的领头羊

下面这个地方相信很多同学都有点熟悉—这是拿破仑的王座。不矫揉造作,简约实用,既能显示出法兰西第一帝国皇帝的权威,也能透出这位皇帝的精干务实。

和好大喜功的路易十四位于凡尔赛的王座一对比,就能看出两人的风格不同

枫丹白露宫的教堂,同样精致典雅

现在让我们走出宫殿,一起欣赏同样精致富有品味的枫丹白露花园。

作为法国的王宫,笔挺整齐的法式花园自然必不可少,虽没有凡尔赛花园那太阳王的视野,却给人一种在其中徜徉散步的愿望,凡尔赛花园太大了,走到脚断…

我们惊喜的发现枫丹白露也有英式花园,画面感强,不对称自然,丝毫不逊于凡尔赛小特里亚农的英式花园。

看这红绿交相辉映

看这醉人的绿地毯— 枫丹白露,巴黎南郊的精致去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