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念

惨案啊惨案了

     德国驾照的第一次路考尝试今天正式以失败告终,最近中国人考驾照的挂率一直居高不下,我终于也充当了这个炮灰。

     一个惨案的背后,总是有一连串的错误决定,通常,位于错误链最末端的人就尤为不幸,必须承担所有的后果。我今天刚好就处于这个长串错误链的末端,更为不幸的是,我做出了最后一个,也是最为错误的一个决定,直接导致这一连串本可以被化解掉的错误瞬间演变成一桩路考失败的惨案。惨案就发生在正要上高速的左拐弯小路上,突然瞥见的黄灯和考官简短直白的“挂了”让我意识到:我被判定为闯红灯。闯红灯在德国考官眼里可是性质极其恶劣的行为,不把我挂了估计他都无法对上帝交待。不过既然他如此干脆地就把我挂了,我也是受到了一点打击的,于是便在拐过弯之后熄火了。反正也挂了,不差熄这一把火,反倒还见证了传说中“堵塞交通的熄火”,并且光荣地成为直接缔造者。

     不过,知道自己挂了之后再开高速真是非常顺畅啊,本以为考试时上高速会紧张,没想到连紧张的机会也没了,发挥这么好的时候竟然是考官已经不关心的时候,真是可惜。驾校老师托马斯安慰我说,如果不是前面那辆该死的车,你肯定过了。唉,可是一连串该死的车就偏偏出现在那个该死的时候,位于错误链的最末端就只能面对高失败率了,偏偏我还就被忽悠了,可见错误也是会传染的,时刻坚持正确立场不是件容易的事。大概托马斯看我实在太可怜,就给了我一个热情的拥抱,可这是个又高又壮并且还有大肚子的德国人,我觉得我就只是靠了一下他的肚子,貌似连腰都没怎么感觉到……

     德国人真是抠门啊,不就是考个驾照么,这么抠,难道说我拿了驾照出交通事故还是考官的责任不成。不过德国人也真大方,一给就给个终身的申根驾照,貌似德国人自己也为他们的驾照是终身的而自豪。相比之下,中国的驾照就完全是另一个风格了,虽然很容易拿到手,但却会过期,如果想一直持有驾照,必须不断接受审核才行。看来,得来太容易的东西,不光自己不会看重,给你这东西的人也不会完全相信,只是大家都别拆穿就好。

     既然德国人现在还不认为我有资格持有一张终身的申根驾照,那也只有再次尝试说服考官了。只要想想,一个考官一辈子也就为难你这一回,能不抓住机会么。只能希望下次我不要继续处于错误链的最末端,不过这个可能性实在比较小,那就只能希望我在最后关头做出正确决断,不要再让悲剧重演了,虽然现在看来,这个希望也不比第一个大到哪里去……

3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