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念 音乐

吉他

      今天终于从小方那里扛回了我的吉他,这下应该再没有东西流落在外了吧。搬家前,这把吉他每天就躺在我的床边,现在也仍然只有床边可以放,但就是这样每天看得到的吉他,还是被我冷落了那么久,怎么也记不起上次手指麻痛的感觉是在什么时候了。
 
      晚上背着吉他走回家的时候,不由想到那段每天背着琴,跟妹妹一起往返于琴行跟家里的日子,现在想想,那时每天要走的路程还真不短呢。仔细端详这把琴,擦掉灰,琴身还跟记忆中一样,但钢丝弦却无法掩饰地旧了,岁月在上面留下了斑驳的痕迹。
 
      拿起琴,竟然还弹得出C大调的四个和弦,连我自己都有点吃惊。细细回忆一下,还可以完成一曲《多年以前》,虽然质量不高,但反复几次之后,也有点找回多年以前的感觉了。可惜由于太久不弹,调完弦就已经觉得手指灼烧了,现在敲打键盘,指尖仍然是麻木的状态,明天会有点肿吧。才拨拉了这么几下,琴弦的颜色和味道都已经留在了指尖,这钢丝做的东西,看起来坚韧,却也如此容易就被一点点地消磨了。不知道我有生之年,能不能弹断一根弦呢。
 
      至今仍然觉得当初千里迢迢将这把吉他背到上海实在是件壮举。从那时起就下了决心,要让它一直陪着我。可惜我不是游吟诗人,这些年来大多时候都很亏待它。经历了两次搬家的洗礼,突然意识到,要想把一件东西一直带在身边,是多么困难。此刻,凝视着静静躺在床边的它,第一次认真地思考这个决心需要什么样的执行力,以前都只把它看做心灵的需要,从没跟现实扯上关系。如果我搬到了另一个城市,如果我老了几十岁,这把吉他还是躺在我的床边,这肯定会是种有趣的体验。突然想到前一阵讨论过诸葛亮的扇子,不知道诸葛亮出山时,是不是也曾下过扇不离手的决心?

6 comments

  1. 你看 我的吉他已经和我一起飞跃欧亚大陆三次了。以前想把老的卖掉,不过还是舍不得又买回来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