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

《无人知晓》

本片之所以有名,是因为它造就了戛纳电影节历史上最年轻的影帝—-13岁的柳乐优弥,同时他也是戛纳影帝日本第一人。戛纳电影节一向以文艺著称,因此我就很好奇一个13岁的小孩能拿文艺电影节的影帝,该有如何恐怖的演技。
 
本片根据一个骇人听闻的真实事件改编。单身母亲Fukushima Keiko生养了四个小孩,分别是大儿子Akira,大女儿Kyoko,小儿子Shigeru,和小女儿Yuki。他们的父亲从来没出现过,事实上Keiko也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Keiko虽为人母,却丝毫没有成熟和承担责任的迹象,她继续在外鬼混,时常不着家,照顾弟妹的重担落在了长子Akira的身上。事实上,她还没有自己的儿子成熟和负责,从她对自己儿子耍嗲任性的言语就可以看出。她将孩子们藏匿在房间里,不允许他们外出和上学,向所有人隐瞒这一切。她的理由是"I’m allowed to be happy too",她两次离家出走,第一次走了一个月左右,第二次再也没有回来,留下4个孩子自生自灭。
 
对于这样一个悲剧,影片没有天昏地暗六月飞雪,而是自始至终阳光明媚,鸟语花香,并偶尔配上轻松明快的音乐。非常平静的展现四个孩子的每一天每一月,让观众在这样一种波澜不惊但又和阳光的周遭环境格格不入的气氛中体验这群孩子的生活。他们从未大哭大闹,从未悲伤流泪,更从未气馁轻生,他们就这样平静的,出于本能的生存下去。
 
乍一看本片的摄制水准似乎不高,镜头运用感觉都挺业余,没有精彩的机位和渲染。看了一段时间之后才意识到,这是用纪录片风格来让这几个孩子穿透人心。同时我也注意到影片对细节的描绘还是很细致的,尤其是母亲离家出走一年以来孩子们和家里的各种变化:以夏日一家搬进新居开始,以翌年夏日孩子走向街道结束。中间经历了圣诞节,新年等节日。秋天,走在街上的Akira围上了围巾。冬天,孩子们在玻璃上的白气里写字。春日,樱花浪漫。夏日,蝉鸣大作。房子已经断水断电,四个孩子憋在房间内,静静的捱过苦夏,一言不发,每个人都蓬头垢面,似乎连空气都是黏糊糊的。夏末,悲剧终于发生,小女儿Yuki死去,Akira将小雪埋葬在Yuki一直想去的飞机场边的空地里。另外从Kyoko的指甲油和Yuki的蜡笔也能看出时间的变迁。
 
据说,此片的导演为了得到“真实的时间”,真的租了一套公寓把这部电影拍了整整一年…… 很难想像这对演员是怎样的折磨。不过这真实的一年带来的效果的确不同凡响,四个孩子都明显长大了,柳乐优弥从青涩的小子变成冷静的少年。
 
对于首段提出的对柳乐优弥演技的疑问,看完此片,我得出了结论。柳乐优弥根本没有演技,他在此之前从未涉足表演。然而正是他的“没有演技”征服了戛纳评委,因为完全本我的表现是任何精湛的表演无法匹敌的。柳乐优弥的神态天生的冷静、坚强、有力,尤其是眼神,非常好的诠释了他所扮演的角色Fukushima Akira(我看的是英文字幕,对于日本人名字也很无奈)。穷苦孩子早当家,他承担起了抚养3个弟妹的家庭重担,同时他也只是一个12岁的孩子。一面在街上盘算着电费水费,艰难的寻找食物和援助,还在新年以母亲的名义给弟妹们“寄”来了压岁钱;一面不时拐进漫画店驻足半日,玩电玩到昏天黑地,对街对面的小孩做鬼脸。他的生活也蹭燃起希望,偶然得到参加棒球比赛的机会,然后又随之跌入谷底,妹妹意外死亡。可是他无论是在赛场上奔跑,还是默默的埋葬妹妹,那眼神始终是那么的冷静,似乎不带有感情色彩,但又十分坚强,日子总要过下去。当然上文已经提了,这是演员天然的神态,影帝的神态。
 
除了他之外,大女儿Kyoko亭亭玉立,反正是我喜欢的类型,她也是从小就懂事,明白哥哥的不易,也在冷漠而坚强的生活着,同时心里还深藏着弹钢琴的梦想。小儿子Shigeru应该是最不懂事最吵闹的一个,但是在影片结尾也不免令人心酸。小女儿Yuki的梦想是到羽田机场去看飞机,然而她生命中只有两次踏出过家门,后一次还是哥哥把她埋葬……
 
影片的结尾根本不能称之为结局。在Yuki死后,孩子们继续蓬头垢面的生活,一切如旧,无人知晓。
 
7分。

1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