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念

脚印

驾照书面考试过了,一年前面对十几套中文真题没看全就去参加了上海的驾照书面考试,第一趟还没考过,好在教练人脉广,埋头重新走进考场之后总算拿下了——神通广大的教练让每道题的答案显示在题目板的一个细小角落里。那大概是从小到大最为赤裸裸的一次作弊,但那种不安的感觉也就持续了半天而已。大学之后,对作弊已经见怪不怪了。况且我当时就想,反正一时半会也不用开车,而且那些考题,真正做到的也不会有几条。

一年后准备德国驾照考试,60套真题每套30题,1800道中大概平均每道要出现3次,个么总共也就600道左右。在考试前的昨天一晚上看完了其中的大半,一方面是不想应付,一方面是没有应付的可能。拿到一本德国的一个教练写的“真题解析”之类的书,不知道哪个好心人翻译成了中文的。作者在书的序言里面不辞其烦地摆事实讲道理,告诉所有读者在德国,获取驾照的最经济实惠最可行的方法,就是认真去考试。花了点时间去看,自然句句真情流露,非常感人。德国人尽管严格罗嗦,但道理还是讲的,虽然有时候有点过于固执了。

有时候突然就觉得走得脚步太匆忙了,还没来得及拥抱就要分别,还没来得及适应就必须面对未知的挑战,还没来得及整理思绪就有新的任务压在耳后。如此种种,越积越厚,等到有空来回味整理的时候,却再也无法回复当时的感受了,或者更多的是各种五味杂陈——今天在EuroSport上看到两年前欧冠决赛的集锦时,盯着兰帕德和德罗巴的两次射中门框发待,见到特里罚丢本可以制胜的一球时,尽也找不到当年那种揪心的感觉了。恰巧BBC晚上就打了个万事达卡的欧冠决赛广告,把最近几届决赛不同时间段的球迷的表情一个个切出来,当然其中少不了2005年中场的利物浦球迷……最后来一句“这就是见证历史的机会”,让人心痒得紧,恨不得决赛那天赶到伯纳乌去见证——如果是切尔西打米兰就更要痒了,不过大概要把自己卖了才能凑上路费和门票。

所以就写了这篇小文,踩一踩这个脚印——我不要做马路杀手,我要做个合格的兔司机,而且,今天我跨出了第一步。

1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