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

激荡笔记(2001):存在即合理

九年前。计算出这个间距的时候我第一次感觉到时光在我身上沉重的脚印。

2001年对我来说是带着点跨越色彩的一年。从小乡村的初中升学到一个小城市的高中,一切所谓“城里的”东西对我还有着无数的陌生感。懵懂的我在参加完高一学期前的暑期英语班第一节课之后,才发现自己有多土。当时眼看着耳听着周围的城市学生和又胖又痞的英文老师班主任的流利口语和不太跟得上的词汇量的时候,我乖乖地计划着那之后三年的乖乖念书。

2001年的《激荡》,却已经把话题转移到了互联网上。这个三年之后才第一次进入我的大脑的概念,在当时已经迎来了第一次低潮。8848,FM365,中华网等等先驱者弄潮儿们,在模仿和尝试当中最终都消散在了历史的微尘中。

这一年我在老家的电视机里半夜看到北京申奥成功的直播。当时面对着电视屏幕里上下串动的“我们赢了!”,先是一脸茫然以为电视机信号又不好了开始跳台,接着终于明白这是在说明什么之后发了疯一样地跟着镜头里的申奥现场画面一起亢奋。我很庄重地把这一段写在了我的日记本里。这一年还发生了9.11事件,《激荡》通过9.11引出了互联网的话题,但离我回忆中的这段经历却毫无关联。一来我并没有像它所描述的那样“通过新浪网,中国网民知道9.11的时间比美国总统布什只慢了3分钟”,二来我触目惊心地回忆出我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是“哦也,美帝国主义出事了!”。时间没有任何感情色彩地走过,只是在时间的光影之外,我才渐渐发现年少和无知真的是一对双胞胎。

九年,中国网民从当初的三千万增加到现在接近四亿;九年,人的许多价值观和世界观也足以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面对这些的时候,我想起黑格尔说过的一句“存在即合理”。九年前过着现在看来与世隔绝,安静单纯的生活,学习用电脑打开word文档和英语单词以及句法的时候,那些最本质的原因就已经在塑造现在在电脑前打下这些文字的我了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