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

读书笔记: 青蛇

某个周末请了好友来家里吃饭打牌。。。奥丁坐在椅子上看我做菜,闲来无事顺手翻我的书。。。突然尖叫道,哦,李碧华啊。。。
哦,李碧华啊。。。
李碧华是个奇女子,一个有趣的混合体。用带着女子体香的笔墨,写出男人般冷冽客观的文字。
读者跟着柔肠百转后陡然扎到冷酷无情的真相。

她享受于把故事娓娓道来,细细描绘。一回首,发现笔划过的地方,咧开狰狞的伤疤,不是鲜血淋漓的,而是流着脓血的样子,可以想象到皮肉挣扎着痊愈,却不能的痛苦,触目惊心。而她在得意的笑,看着你惊吓的反应,得意的笑。
待到读完,却看到那笑里的悲凉。不去看那伤口,伤口并不会不痛。
逼着你直视是种残忍,也是一种大爱。

奥丁感慨,大陆的导演和香港的导演拍出来的东西就是不一样的。
一样是李碧华的本子。霸王别姬和青蛇却是气质迥异。他说,霸王别姬给我拍,也能拍成那个样子,有那么好的casting,陈凯歌能拍的烂到哪里去。。。
老实说,霸王别姬的电影,我没有耐心看完。呵呵,所以听他这么说,心有戚戚焉。至少徐克把青蛇讲成了一个故事, 一个好故事。

大概青蛇留给人印象最深的是那句叹息:不要提携男人。
这个有失公允。

李碧华说,每个男人心里同时都有两个女人,一个是白蛇,一个是青蛇。听起来有点像白玫瑰红玫瑰的动物版。其实不是的。李碧华说的是“同时”。如果张爱玲是在感叹男人的不知珍惜,李碧华只是赤裸裸的指出男人的贪婪。
写到这里,也不过如此。

然后她又说,每个女人心里也都有两个男人,一个是许仙,一个是法海。

奥丁说,真正的女权主义是把男人和女人放到完全平等的台面上来考量。

李碧华的这份客观冷静在众多为女人哭泣的作家中鹤立鸡群。

大家都是贪婪的。向往着矛盾的,不可能同时存在于一个人身上的东西。变心,出轨,不忠,就是这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