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念

这个春节—纯流水账

今天回到了魔都,心里几分不情愿,还是在家糜烂的日子舒服。本命年的春节过去了,见了许多人,也打探到许多人的下落,也有一些遗憾。
 
杨Baby远赴米帝没能回来,大概是第一个孤单的春节,在此遥相祝愿。同时遥祝在澳洲的某邱和同在米帝的凯哥。毕业后和林大白失去了联系,每年往他家打电话都没人接,不知一家云游至何方。
 
连总依然富贵相,并且桌球长进了不少。zzl和高中没有变化,但似乎爬山体力弱了许多。另一个zzl放了我们的鸽子。电力局的黄同学日渐发福,明显是进入了核心油水部门之象,但爬山遗风犹存。另一爬山者人如其名,按下不表。我和黄同学组成的针对某邱和某凯80分专杀组威风依旧。
 
HK的两位陈女士保持一贯作风,或温文尔雅,或火爆豪放。高中班上进了银行的人之多令人咂舌,还是做了小学老师的同学展现了不一样的气质。读研究生的人依然一股学生气,而进了拆迁办的何主任就威仪四方了,马路上的矮旧平房见了他都心惊胆战。
 
皈依主的庇护的lyp同学散发着一股独特的气质—其实主要还是装嫩的外形路线造成的。特往拜望德高望重的牛芯同学,不幸未得一见。
 
小学方面,猪猡走在了时尚前沿,穿戴有如101忠狗里的女魔头库伊拉(注:猪猡是男淫)。lsw和zz两位女性则越活越年轻,经鉴定智商与小学毕业时无二。小学低年级时的文艺少年cy如今体壮如牛,和本人的前同桌感情稳定。本人另一位前同桌和猪猡感情稳定。造化弄人。
 
方鸭散发着安居乐业型的学者气质,即将完成学业一展宏图。Table哥已然安顿下来,逍遥人生。
 
家人身体都好,过的都很安康。和爸妈看了个电影《大兵小将》,基本符合预期。
 
人生的道路上有一个又一个的十字路口,有许多人会陪你走或长或短的一段路,似乎没有人能伴你一生。时不时驻足回想一下昔日的旅友,相互问候一声,何尝不是一件值得感慨万千的事。

3 comments

  1. 非常赞同你的这段话:人生的道路上有一个又一个的十字路口,有许多人会陪你走或长或短的一段路,似乎没有人能伴你一生。时不时驻足回想一下昔日的旅友,相互问候一声,何尝不是一件值得感慨万千的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