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念

归来了

     结束了第四次德国之旅,也是最短的一次,只有六个周。回到熟悉的上海,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雀跃。除了用各种美食来犒劳我的胃,其他兴奋大概都被坏天气谋杀了吧。第一天走在上海的街上,就有一丝庆幸我有机会能去德国,如果一直只能待在这个并不让我留恋的城市,我大概会比现在暴躁和消极些吧,一成不变的日子会让我失去兴趣和信心。

    上海的阴冷和潮湿让我在走下飞机的一刻就开始怀念德国的艳阳高照与和煦春风。推开家门,客厅里扑面而来的一股霉味让我立刻产生了逃离这个地方的念头。如果再搬一次家,应该会离开世纪大道了。

    周日睡到中午才起,也部分导致了晚上严重睡不着,想想今早还要上班,真是让人沮丧。虽然赖了半个多小时的床,虽然磨磨蹭蹭才到公司,又磨磨蹭蹭才开电脑,但当开机后看到系统时间只有早上四点半,还是让我倒抽一口冷气,赶紧把时区给改了,然后盯着桌上的电话,那大大的液晶数字“10:40”怎么都无法说服我的身体:现在是上班时间了。梦游状态中发现上不了messenger,连忙去检查代理,折腾了半天才醒悟,原来我既没开无线也没插网线……

    早上躺在床上的时候,肚子一阵阵地饿,馋虫跟瞌睡虫展开激烈竞争,那架势,完全无视我昨天的两顿大餐。可惜到了中午,却一点胃口也没有,对着不算差的饭菜也只能随便塞几口。兔子说,这是我的胃也在倒时差,若真是如此,我也没有办法跟它抗争。坚持到午饭后,头脑终于开始清醒,强大的生物钟总算开始发挥正面作用了。

    回来前跟德国老板讨论起我们的时间安排,老米说,“最好的情况是你每次来的时间不多,但是能多来几次”。当时没什么感觉,但今天想到这段对话,着实吓得不轻,不得不庆幸老米有着几乎不对中国方面提要求的良好习惯,否则我的生命就要在倒时差中度过了……

    很久以前看过一篇文章,说频繁穿越不同时区会对大脑造成损伤,当时只是一笑而过,心想频繁穿越时区这种事,跟我是八竿子打不着的,而且我也不认为世界上有多少人会这样做。但现在,我不但已经在横跨亚欧大陆的航班上往返了四次,并且还发现,我周围有这么多人,都已经把频繁穿越时区作为一种生活方式。记得我听说酒精过量会伤害智力的时候,就对不喝酒的男生非常有好感,毕竟,对现代人来说,有时候智力甚至比身体健康还重要些。

    看到这里,要在德国度过三个月的同志们可以不用说羡慕了,十二周倒一次时差肯定比六个周要来得舒服。没有机会出国的同学们也不用说羡慕了,你们不必经历早上困得要死,晚上清醒得要死的痛苦。

    不过请别紧张,我不愿危言耸听,也并不想制造什么恐怖气氛,只是记录一下归国第一天上班的感受。当人的身体感到痛苦时,精神就会把这种痛苦无限放大,所以才有了这篇牢骚满腹的文章,这并不是我的本意。为了发扬先苦后甜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我决定过几天就把这次旅程中最快乐的部分:游山玩水跟大家分享,希望这快乐能传播得更远。

9 comments

  1. 倒时差是挺辛苦的,第一次来德国的时候,就没有强迫自己倒,每天半夜三点多起床,然后看书画画,下午没下班就犯迷糊,结果就这样,一个多礼拜如此,一直没倒过来时差。。。现在来得多了,对自己也狠了,第一天就熬到底,保证两天倒过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