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

罗腾堡流水账

在上个周六的早晨,我、刘太和王远开着ERINNA没敢开去捷克的C CLASS大奔,踩了我WISH LIST上最后的那个点——罗腾堡。
 
在一家有打着一堆日文广告的店里吃完当地一种叫Schneeball(人称雪球)的特产(推荐),我三人开始了囧囧有神的城市探索。
 
罗腾堡作为一个旅游业开发极其成熟的城市,倒并不喧闹。游客在其中穿梭,它以及它的市民们安然地保持了自己的生活状态。不乏爬满藤蔓的墙壁,空无一人的小巷。
市政厅前面的广场算是人最多的地方了,王远对没去成布拉格的刘太说,“其实这里跟布拉格也差不多”。
刘太虽然略有质疑仍然露出心里平衡了的表情,我亦表示同意,只是话音未落,王远又加上了一句——
“不过,还是不如南京。”
 
市政厅旁边有一家泰迪熊店,据前人攻略,此为山寨,真正的全德国最大的泰迪熊旗舰店藏在市政厅附近的一条小路上。于是随便逛过之后,我们前往了传说中真正的TEDDYLAND.
传说,那也只是个传说。

全德国最大的泰迪熊旗舰店比之前那个卖雪球的店也大不了多少。

当我站在传说中最有收藏价值的Steiff泰迪熊们面前的时候,售货员很NICE地跑过来给我介绍说这个熊的手足还有头都是可以动的,而且他是限量的。我点点头,看看价格牌——娘的,我就知道限量没好事,一只手足和头能动的坐高10厘米的熊要50多欧(记不清了,反正很贵)。虽然熊很萌欧元现在很疲软,我还是毅然地放下了,很阿Q地自我安慰,“还是去扬州买吧”。

王远当下作欣喜状,“你也知道扬州卖这个?”

不甘心地买了一只手足头不能动的小熊,离开TEDDYLAND,前往刘太出发前就提过的中世纪酷刑博物馆。在门口的时候其实有点犹豫,不过看着刘太充满期待的表情,我们还是勇敢地跨出了那一步。

为了羞辱受刑人,中国古代人在脸上刺字,欧洲人做各种沉重的难看的面具。刘太说“戴了面具,别人怎么知道受刑的是谁啊”——GOOD POINT. 刘太对刀亦颇有研究,指着橱窗里面的N把刀对我和王远说:“你看,这个刀没有血槽的,所以不拔出来的话人是不会死的。那个刀就有血槽,血可以从血槽流出来,所以不拔出来也能致死。”听得王远一愣一愣一惊一乍,问道:“莫非,你的父亲是张小泉?”

罗腾堡的最后一站,也就是保留景点,即为城墙。

该城墙维护得其实很好,虽然已是私人财产可以随意涂鸦,但并不见什么到此一游某某爱某某。只是,这个城墙真的很经济型,块头大一点的人或许只能侧身通过,难以想象当时是怎么打仗的。王远总结陈词:“这个城墙,远不如南京。”

至此,罗腾堡之行落幕。

8 comments

  1. 偶们当初买的就是山寨teddy 不过据说是德国最大的泰迪熊专卖店 聊以自慰。。。

  2. 甚有喜感,m一记下次去罗滕堡就直奔上述景点而去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