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念

刺猬悖论及其他

      有一种说法,说人就像刺猬,身上长满了刺,但这些刺平时是不会伤到人的,当人伤心、痛苦、生气的时候,就变成了一只蜷起来的刺猬,那些刺全都恣意竖立,向四面八方高调宣战,这时候,任何想靠近的人都会被狠狠刺到。

      可不是么,当一个人情绪不佳的时候,多少总会影响到身边的人,而大多数人,可能看到你蜷起来了就已经远远躲开,能被刺到的,便只有那些明明知道危险,却还要凑过来的人。那么,作为一只刺猬,到底该怎么办呢?在现在这个拥挤得透不过气的社会,生活在大城市里的刺猬,并不能随心所欲地蜷起来,也许只有到了自己的天地,一个觉得安全的地方,才能放心地蜷成一团,让那些坏情绪慢慢耗散。但,躲进这样一片领域,就真的不会伤到别人了么?其实,每当我们被情绪所控制,将一根根尖刺竖起来的时候,自己也不知道会刺到谁,更不会知道那些被刺到的人,会有多疼。

      于是,问题就来了。每个人,肯定都不希望刺到那些自己在意和在意自己的人,那么,在痛苦、愤怒的时候,要怎样做呢?没有人喜欢坏心情,但当它就那么来了,住在你心中不肯走,又有几个人能拒绝呢?这时,也许有人愿意帮你赶走那讨厌的坏心情,只是,要完成这件事,就必须要忍受你那些尖锐的利刺。当坏心情终于跑掉了,两个人之间,该怎样面对那些被刺痛的伤痕呢?

      这真是一个困难的选择,当你蜷起来的时候,会不会希望有人过来帮你?当别人蜷起来的时候,你又愿不愿意忍着痛靠过去?

      也许,对刺猬来说,生命就是寻找这样伙伴的过程,他们刚刚好可以容忍对方的利刺,又刚刚好可以在被刺之后恢复,从而做好下一次被刺的准备。对人来说,这样的伙伴,大概可以分成朋友和恋人。朋友的情况要简单些,因为朋友之间总是更容易宽容,要从朋友给的刺痛中恢复过来,通常都不会是件难事。但对于恋人来说,恐怕要复杂得多了,一对要相伴一生的恋人,必须一起面对所有的坏心情,一次也逃不掉,这样的两个人,到底要怎样做才不会互相伤害呢?也许,存在这样的一些刺猬,他们的刺刚好吻合,以保证彼此不被刺到,这样就能一直在一起而不必担心。但是,如果没有找到这样一只匹配刺猬,那该怎么办呢,也许只能改变自己,不会再蜷起来伤害别人,或是练就快速愈合的本领。如果还是不行,那么他该怎么办呢,是不是只能一个人继续旅行,直到找到一只匹配的刺猬?


      说到伤口,让我想到了第二个故事。这个故事里没有利刺,但是人依旧会受伤,有些是自己给的,有些是别人给的。不管怎样,能够愈合伤口的,只有自己。

      有时候,人可能会觉得,造成伤口的人,就应该负责帮我愈合。但如果真把这个想法贯彻实行,结果是什么呢?很容易想见,这个伤口就一直烂在那里,拒绝好转,时间久了,后果可能更加严重,也许不只是没有好转这么简单了。

      比如说,你一不小心被某人捅了一刀,原因可能比较复杂,但基本可以总结为他不对,你完全有理由谴责、抱怨那个人。这时候,你很容易会有一种错觉:帮我愈合这个伤口是他应该负的责任。他也许配合,也许不配合,假若是后者,那么更要当心了,当你把注意力都集中在谴责他的错误、期待他的改变、抱怨他的不负责时,那伤口怎么可能会好转呢?既然没好转,那么你就更加把一切都归罪于那个人,更加无法独立面对自己的伤口。其实,假若他合了你的心意,为你操心,给你赔不是了,你也许会突然发现,在他做了这些以后,你的伤口,其实并没有如预期那样好转,只是,你以前不知道。

      当然,当你受了伤,保护自己不被再捅一刀是很重要的。除此之外,已经没有什么别人可做的了。怎样愈合伤口,那完全是你自己的事,千万不要用虚幻的依赖来麻痹自己,不要纵容自己为逃避找借口,该你做的永远都只有你做,不要指望别人能替你愈合。

      其实,很多事都是这样。就像一个人的幸福感,也并不取决于别人对他有多好,而得看他自己是什么想法。


PS:请勿惊慌,我没被刺也没被捅,故事的主角不是我。
PPS:请勿对号入座,我只是想讲两个故事,虽然讲着讲着就不像故事了。
就这样。

3 comments

  1. 哦,天哪, 做一块馒头吧,刺了看不到孔被刺的恋人应该是 痛并快乐着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