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

在瑞士寻找世界尽头

之前对于这个国家其实很无感,除了奶牛费德勒和名表,湖光山色美则美矣没有灵魂。所谓没有灵魂,在我的认知中是没有有凝聚力的文化。和比利时一样,这个国家被分为好多语区,瑞士的一个语区都有深深的该语种母语国家的影子,但就是无法让你感觉这是同一个国家的领地。

这次旅行的主题是,偏离航线,以及世界尽头。

原本的计划是这样,DAY1 马特洪峰,单反妹拍摄各种马特洪峰倒影。DAY2 阿莱奇冰川,单反妹继续拍摄大帝号称床单状的冰川。

最后的路线是这样的,DAY1 卢加诺,各种无聊,经冰川线回采马特。DAY2 采马特+马特洪峰,各种更无聊,经冰川线回德国。

因为采马特地区下雨,无奈转道卢加诺,从德语区驱车3小时经意大利再回到瑞士境内的意大利语区。卢加诺的湖不过就是另一个小型科莫湖,与意大利的不同是,瑞士境内的意大利语区,WIFI覆盖率相当的高,是舒适整洁版意大利。Somehow觉得此麦当劳很有爱。

 

相信我,看到这扇门,你会幻灭的。因为,它就是一扇突兀的门。

也许只有雪山和冰川是属于瑞士的。那急弯而没有栏杆的冰川线,从青葱的峡谷一路盘到云雾缭绕的山间。气温骤降,路边的积雪终年不化,偶有山泉流下,能见度降至两米。路边偶尔有旅馆,可能为了防风雪,窗户都用木条钉得死死的,我想起一句歌词:

You can check out any time you like, but you can never leave.

在这样的山路上行驶,路过这样的峡谷,看不到太阳,也看不到蓝天,甚至下一秒就有云雾飘过来挡住视线,连悬崖边上的草都被雪覆盖得严严实实。有那么一些时刻,我觉得这就是世界尽头了。蹲下去拍草的时候,差点就想跳下去,倒不是有什么想不开的事情,在这样的场景,这样的悬崖有时候有黑洞属性。

怀着天气变好的美好憧憬回到采马特,结局是,很像安妮海瑟薇的旅店男老板说,啥都看不到,最好就是在镇子里转转。不甘心地去问tourist information走5-seenweg是不是会好一点,至少能看到湖。瑞士男人表情很淡定地跟我说,都一样,也许吧。然后我又傻呵呵地问了句,那天气有可能转好么。瑞士男人依然很淡定,it’s always possible. 尽管旁边的LIVECAM一片茫茫。

坐缆车到了BLAUHERD,能见度更差,甚至飘起了雪,路又十分泥泞。当下觉得,不听安妮海瑟薇的果然2了。HIKING无望,只能回到SUNNEGGA PARADISE. 坐在小饭店喝茶时本人念及45CHF的缆车费,还是决定出去走一圈。爬上山,仍然一片茫茫,刚才在缆车上俯瞰到的羊在我面前跟我面面相觑,一个跳伞的哥们估计跳错了地方,一直在打电话。

走了一个小圈,回到原路,总算看到一个湖,虽然很幻灭,依然让人内牛满面。我想到之前在丹麦看到小美人鱼时某个德国同事说的,找了那么久,我们起码要拍十张照片才划算。于是我站在那边看了十分钟,期间坐在小饭馆继续喝茶的人以为我葬身雪山了,感谢中国移动在这种破地方依然提供满格信号。

其实那个湖是绿的,而且各个点绿的程度都不一样。恩,你懂的。╮(╯▽╰)╭

9 comments

  1. 可以用Picasa自动调整一下最后一张的颜色,大概会好一点。行文流畅诙谐,49分。(满分60)

  2. 跳错了地方,一直在打电话。。。这个人看到这句话一定很幻灭

  3. 单反妹!!刚从SB园里雨中排俩小时+的队只逛了5分钟瑞士馆回来的人在家乡向你问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