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念

Beijing, Again

于是我又到北京来了。我又堵在北京的马路上了。我又住到马里奥特了。我又在高级华联觅食了。
 
从机场到马里奥特,司机一路BLABLA。
司机:哎哟你一个人出差啊,那多郁闷啊,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我:恩。。可能有些同事也在吧。(OS: 在也没机会说话,这么奇怪的工作时间。。)
 
司机:到这儿你认识了吧?
我:(完全没印象)额,有点印象哦。很久没来了有点忘了呵呵呵。
司机:两年没来也该记得啊。
我:我。。认路能力比较差。
司机:看,那儿有个温特莱。
我:(貌似谷歌地图上看到过)哦,那很近了呀。
司机:(摇摇头)看来你还是不太认识。
 
司机:你话可真少啊。
我:……
 
【PS.第二天,IM上
我:司机说,你话可真少啊
XX:恩,开始的时候你是比较内向。我还以为你是哑巴。想哑巴哪能做CoE. CoE就算是哑巴,也要让他/她/它说话!】
 
╮(╯▽╰)╭
 
看到马里奥特的工作人员,有几个我还想得起名字。当我打开房间门,看到那熟悉的摆设,居然他妈的有种亲切感。我当时就震惊了。想到丁拉里走进弗雷德李希35号的某间房子,说,像到家一样。哦,这就是西欧亦。
 
往高级华联晃的时候,路过无数吃喝过的铺子,我试图寻找同事,虽然我的度数又深了其实已经看不太清楚了。恩,店里的人还是一样的欢乐。不过有些一起吃过饭的人已经不会再出现在这里了。
 
在德国的时候,我YY了无数中国特有的食物,结果回来以后啥也没吃。回来后的第一顿大吃大喝居然是和客户,席间他们讨论BC400讨论技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某顾问恨恨地说到他们最近的一次考试,说,有本事出实践题嘛,一人一个系统搞恢复。我颤抖了一下。
正颤抖着,话锋一转,他们谈起了最近的一次面试。客户A说,他找了一道网上流传极少的题目,结果某个面试者3分钟想出来了,让他佩服得五体投地。
题目是:有个工人给你工作七天,他要求每天都拿到薪水,可是你只有一根金条,只允许切两下,怎么办?
 
我又颤抖了,国企啊,还会出这样的面试题。
某顾问说,这真的是面试题。
客户A:那当然。
某顾问:我就俩字——变态。
 
不过答案倒是很巧妙的。
 
To be continued…

8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