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

My name is Mucha

Mucha是个奇怪的存在。

在那个强调立体,讲究点线面,注重结构的世界里,自顾自的画自己二维的美丽。

大概在还懵懂无知,隐约能感觉到美的时候,小女孩眼中最美的画就是Mucha这样的画。

Clamp老是会被拿来和Mucha比较。

一样的粗线条勾勒的轮廓,一样的喜欢用不饱满的颜色,一样的大朵大片的花朵,一样热爱十字构图和对称图案。

不知道是Clamp是日本人的关系,相似的风格里面总是透出那么一点阴冷的味道。

记得以前某小白收过一套Clamp画的塔罗牌。

他们的画都很适合拿来做扑克。

如果Clamp的塔罗牌总是让人觉得命运莫测的话,用mucha的画来做的塔罗牌会给人希望。占卜出来的未来会很温暖的感觉。

Mucha是治愈系的。每次看到他一笔一画异常清晰的签名,都觉得是个温柔的人。

My name is Mucha.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