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念

突然的重逢

这几日的上海天气规律地变凉了。每逢傍晚,一场酣畅淋漓的大雨总是如期而至,有时深及入夜,清晨起来的时候,却又总是阳光轻洒,若有若无的多云天,然后以单调递减的趋势,衔接到傍晚或入夜的那场雨,颇有意思。气温也随之降下来,甚至于到了冷水澡都有些措手不及打颤的地步,在九月的头上经历,有点觉得惊喜。

就在这样的一个下午,很突然的,发小打电话来说在上海出差,明天就要回工作的地方杭州了。两边互相确认了已经快六年没见以及各自的声音都已经变得有些陌生之后,当即决定拉上也在沪的高中好友G,晚上一道叙叙旧。

话题自然是离不开那群记忆中最后的共同体——高中的可爱同学们。并没有脱俗于其他所有的高中/初中同学会,我们也约莫得出了类似于“当年那谁谁,现在个个都很牛逼”的结论。然后闲拉胡扯,把在某省级机构做总经理办公室的H,某房地产监测机关副总的X,某银行借贷部门发达的Y,某副班长和团支书的大学恋情之路,某猪恋情工作出国飞快切换的节奏,一一review过来,颇有一番数风流人物的味道。

和L说是发小,真的是一点也没差。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一直在一起。家也住得很近。回想这十几年的记忆,只有和他一起的记忆,可以追溯到那么远,在遥远的家乡的小镇小学里,周五放学后的教室里下棋,数学考试之后对答案,一起被老师表扬,一起捣蛋被人追打。然而其实大学开始,大家各自在所在的城市和家乡中间做一条线段和一个点的切换。只是在大一的暑假,他20岁那年,吃了上一顿一起的饭,似乎,还在他家颤巍巍的小楼上打扑克。旁人为谁,却早已忘却。

然而即使分别时日已多,却能在相见相谈的短短一两个小时内,找回颇为强烈的那种久违感觉。亲切,没有隔阂和距离,没有猜忌和攀比。仿佛在城市的拥挤人流中淡然坐定,笑谈风云。

吃完晚饭出来的时候,说好了的暴风雨如期而至。水幕若银泻般从浦东食品城的底层走廊边沿拉下来,一时间竟看不清张扬路的脸,我们仍然笃定地小躲了一会儿,L说在杭城,苦苦追了一个女孩未果的经历。如今单身一人已久,那段过往也已经淡了,但从短短几句叙述中,似乎能一幕幕回放出那些年轻的相遇重逢动情表白挣扎放弃忘却,划上了两岁的年龄,静静终止与他嘴边的一个笑容。都过去了,恰如我们的那些童年,少年,青年和现在。

雨稍小了些的时候,一起撑伞奔了出去,我没伞,在G的伞下继续边聊边淋,虽然早已没有了在暴风雨中奔跑咆哮的热情,却也觉得那些琐琐碎碎的对话仿佛因了大雨的存在而更具煽情的色彩。

到车站,拍拍肩膀,一切加油,后会有期!我们也知道,在各自的路上,都还需要继续奔跑。

突然的重逢,突然的告别,却勾勒出人生一个独特视角的侧面。蛮好。

1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