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文学

眼神

世纪大道,初冬的晚上。红的绿的灯光打在夜空或是道旁的树上,并没有任何新意,如同陆家嘴,人民广场或是徐家汇一样。这车站成为东方路上一个个故事的发生地。形单影只或是成双入对,狂热或是冷淡,字句连珠炮一样吐出来旁顾无人的话痨和用大衣和围巾把敏感的脖子深深围住的路人,眼神成为看穿一切的窗口。

车站往西一百米,行车道上的护栏内侧行车道上,地上躺着一个素色外套的人,或男或女,横在那里如死尸一般。他的脚边,站着一个女人,一手被第三个人按在护栏上,整个人不得不因此弯下腰去。短裙和黑色丝袜在这个时候没有了任何意境,女人的眼神里一丝淡淡的绝望,像一朵罂粟。按住她的男人,身宽体胖,黑色大衣包裹着虚胖的身体,眼神出奇坚定,闲下来的另一只手,掏出手机,哔哔噗噗按了一串号码,叽里呱啦一通之后,眼神里添了一些凶残,盯着女人。

护栏的另一侧,自行车道。第四个人惊恐地看着这一切,他像一个路人又像一个当事人,眼神在三者之间来回切换,慌乱中更多的是无奈。

公交车,轿车,卡车,一部部飞快地经过这些人。偶尔可以看到公车上站着的无聊看客,微张的眼睛里吐出半口烟一样地扔出一丝不满还是什么。公车一闪而过。轿车的窗户大多是黑色的,并看不到谁的眼神,里面男男女女的人,或许眼神如车窗一样,并不舍得飘过来半点颜色。卡车太高,连我都看不到司机的发型,或许他们也有过眼神吧,大概是津津有味的那一谱。

车站紧邻的一座报亭,夜间九点了还不关门的书报亭,倒的确是少见。生意并不好,店主干脆站了出来,在报亭方圆半径两米的范围内跺脚转圈,眼神似有似无,掠过一个个路人。他为什么不回家呢?

站牌前,两个老人,在列表上辛苦地找寻回家的路线和时间。眼神浑浊而认真,他们没有给周围的任何风景投去关注,在发现了路线之后安静地互相搀扶在道沿上站好,等待公车到来。

然后798来了,我赶紧上车,刷卡坐下。太累了,闭上眼,放弃了扮演公车酱油党的机会。

我的眼,没了神。

1 comment

  1. 哎,世纪大道东方路,曾经走了无数遍的地方,现在正在离我逐渐远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