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

《赵氏孤儿》

不知道从何讲起。正如很多人评说的,本片前一个小时精彩,后一个小时崩坏。首要原因是前一个小时有丰富的历史故事作为蓝本,后一个小时在历史故事中很简短的就过去了。另一个原因是陈凯歌同志煞费苦心的对古代故事的现代化改造,造成的首尾不能相顾。

赵氏孤儿的故事缘起于《史记·赵世家》,据考证《赵世家》的故事的真实性也值得怀疑,但鉴于其流传千古的根深蒂固和非凡的戏剧性,我就把它当做本片的历史蓝本。

《赵世家》讲的是一个极致境界的忠义复仇故事。鲍国安饰演的赵盾基本符合历史形象,一身正气,本片中的赵盾对鲍国安来说完全没有挑战。赵文卓的赵朔英武有余,就是太飞扬跋扈了点,大概陈凯歌是想给屠岸贾增加点作案动机。赵朔的夫人庄姬不是晋灵公的姐姐,是其后继者晋成公的姐姐。晋灵公是一个暴君,非常反感赵盾,而且他也不是电影里的弱智形象。事实上晋灵公曾派刺客去刺杀赵盾,刺客见到赵盾端坐于家中等待上朝,为其正气所动,忠义不能两全之下自杀身亡。随后和赵盾相关的著名故事还有“桃园弑君”和“董狐直笔”,因为赵盾不是本片的主要人物,就不细说了。而赵氏灭门是数年后屠岸贾旧事重提陷害赵家的结果,那时候权倾朝野的赵盾也已经病逝,堂堂相国岂有那么容易为人所算计死于陷坑之中?由此可见,刺杀晋灵公和赵氏灭门是相隔好几年的事情,晋灵公也不是屠岸贾谋杀并嫁祸赵家的,但是电影为了戏剧性和剧情紧凑而这么改也是可以理解的。

上面扯远了。还是说说主要人物,程婴不是什么江湖医生,公孙杵臼也不是什么大夫,他们都是赵家的门客。赵氏孤儿故事中彪炳千古的忠义主要发生在他们身上。庄姬逃到了宫中,士兵追来搜查婴儿,宫中人把婴儿放在裤子里, 祷告说:“赵氏宗族要是灭绝,你就大哭;如果不会灭绝,你就不要出声。”搜查到这里的时候,婴儿竟然没有声音。 眼看赵氏即将灭门,公孙杵臼对程婴说:“托孤复仇和死,哪个容易哪个难?”程婴说:“死易,托孤难。”公孙杵臼:“你受赵氏厚恩,把难的留给你,我来容易的。”公孙杵臼就带着一个假冒的婴儿隐匿山林,程婴佯装贪财怕死,向屠岸贾告发“程婴不肖,不能成托孤大计。谁赏我千金,我就坦白赵氏孤儿的藏身之处。” 屠岸贾遂派兵跟随程婴抓获了公孙杵臼和婴儿,公孙杵臼痛骂程婴忘恩负义,并佯装恳求屠岸贾放过婴儿,自愿受死。后果当然可想而知。随后程婴带着真的赵氏孤儿隐居山林十五年,最后赵氏大仇得报。赵氏昭雪平反之后,程婴慷慨自杀,理由是“未竟之事已了,当追随公孙杵臼于地下。”有着15年养育之恩的赵武为程婴守孝三年,终身祭祀。

这样的光辉形象自然是彪炳千古的,只是陈凯歌导演怕他们的行事逻辑无法为现代人所接受,因此煞费苦心的把程婴改成了江湖医生,而且他是完全不由自主的卷入这场宫廷血案的。在这场血案中,他始终是以一个小人物的形象被推着走的,在命运的洪流里被裹挟着,充满了被动性和偶然性。只有在最后关头,面对包括赵氏孤儿在内的100多个婴儿的性命,他被迫隐忍着牺牲了自己的妻子和孩子。程婴养大赵氏孤儿,究竟是要他为赵氏一族复仇还是为自己的妻儿复仇,已经很难分清了。这样一个形象也更适合由葛优来扮演。可以说在灭门血案这一整段,程婴的新形象改造是成功的。但是陈凯歌把改造程婴的形象放在了第一位,以至于牺牲了许多其他东西,比如后半段的剧情逻辑,比如人物的性格分裂。

从程婴携带孩子投奔屠岸贾开始,剧情就失去了历史蓝本的支持,因为历史故事里这段只有一句话:程婴养了孩子十五年。于是各种崩坏也在意料之中了。首先屠岸贾杀了程婴的老婆,怎么会收留程婴和孩子?说到屠岸贾,王学圻的表演是到位的,他是很奇特的被娱乐界认可的传统风格演员。央视电视剧《东周列国》里的屠岸贾是魏宗万演的,也就是《三国演义》里的司马懿,我觉得他和王学圻也有几分神似。当然我相信鲍国安来演屠岸贾,一定不会比王学圻差,出神入化的曹操啊,无人能出左右。可惜的是,为了程婴改造工程,屠岸贾的形象出现了分裂,前半段心狠手辣灭门摔婴儿的狠角色,到后半段居然成了享天伦之乐的慈父。

紧接着整个影片气氛急转直下,前半段令人窒息的宫廷惨案变成了三人育儿搞笑片。葛优,王学圻,嗯,还有黄晓明。黄晓明演的这个韩厥,历史上是同情赵家的一个卿大夫,他是韩家的领导人(当时的晋国由六家卿大夫把持,包括后来在斗争中被灭的范、中行、智,以及最后瓜分晋国的韩、赵、魏)。韩厥不是屠岸贾的部下,不过他的确为赵家的平反起到了重要作用。他在赵家灭门时没有落井下石,也是他在后来支持长大的赵武灭了屠岸贾的族的。这样一个重量级人物显然不适合黄晓明来演。脸上砍道疤也没用。不过也还好有这道疤,没被砍之前看他抓紧时间玩命的耍帅,不停的扬嘴角,一副欠抽的样子。他该去演晋灵公,真的,挺合适。韩厥换张涵予之类的来演应该会好一些。

这一段的笑点多了,不过我估计大多数是陈凯歌有意为之,是想给电影增加点欢乐插曲。从程婴的孩子名为“晨勃”开始,影片有了点《赤壁》的味道。黄晓明对着葛优幽怨的嗔道:“你对我公平吗?” 腐女们在这时候欢呼了。8岁的赵武也十分配合:“我不会把你和疤脸叔叔的事告诉干爹的。”至于葛优和王学圻就更像原配了,无怪乎王学圻坦言和葛优这段有夫妻戏之感。黄晓明最多算第三者。除了三角关系,黄晓明在这部电影中完全可有可无,密谋十五年,天天约会,最后就射了一只弩。

其实这一段也是有精彩之处的,例如8岁的赵武很机灵可爱,据说是不会说中文的美籍华人演的。15岁的赵武英气逼人,让我想起了《汉武大帝》里的霍去病。另外无论是葛优和王学圻在教育孩子的方针方面的分歧,还是葛优和黄晓明如何让赵武信服自己是赵氏孤儿方面,陈导都煞费苦心,力求现代观众能够理解并说得通,只是造成了程婴和屠岸贾形象的进一步分裂。

我再想扯远一下,我突然想到了古典音乐的发展。欧洲古典音乐经历了巴洛克时代、古典时代、浪漫主义时代,在早期的巴洛克时代,音乐是非常注重全篇幅的情绪风格统一的,毕竟那不是最成熟的年代,要谨慎。中国的电影也一样,在不成熟的时代,随便乱玩风格突变是很危险的。本片后半段的三人育儿搞笑桥段让前半段积累的厚重和阴霾烟消云散,实在是令人无奈。

尽管有这些无奈,我对影片的高潮结尾还是有期待的。毕竟那是复仇的时刻,孰料这是最令人失望的片断。除了少年赵武演员的英气,这段没有任何出彩的地方,结局狗血到宛若在看卫视的港台武侠电视剧。而尾声的那一段飘渺的幻觉,也让我毫无共鸣,那是在干啥?学《勇敢的心》么?

总而言之,程婴形象改造工程的代价太大了。至于本片的其他一些细节,诸如明朝级别的盔甲,春秋时期不该有的骑兵,甚至撑杆跳攻城战术,以及群众演员一如既往的不专业,我都觉的没啥大不了的。这些元素和《赤壁》比已经好很多了,同时本片的演员选角方面做的比《赤壁》好的太多。

总的来讲,虽然我大量篇幅讲的是本片的问题(因为这些内容比较有趣),本片的可看性还是不错的,至少连贯性比《梅兰芳》要强,毕竟没那么多束缚。和《梅兰芳》一个共同点就是前半段精彩后半段崩坏。同时有《无极》“珠玉”在前,观众对陈凯歌是有些刻薄。

感谢您耐心看完我这一大篇东拉西扯的话。

7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