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文学

草稿一:转身

烟头从又一个梦里面醒来之前,正和三年前分手的前女友兰吵架。

季节是春天,阳光从打开的窗户里涌进来,窗帘随清晨的微风轻起,兰穿着那件淡红色睡衣,半蜷在被窝里,想要支起身来拉住烟头。“我真的要走的,不然要迟到了…晚上回来陪你逛街!”烟头套好裤子,边扭衬衫纽扣边在散乱的收纳盒里面找领带的下落。

“不许。”兰生气了,但只说了这么一句,随后就是脸色板在那里。

“那你要我怎么办…今天有培训…要考试的…”烟头已经打理好衣服,一脸纠结地看着兰。

“你走吧。”兰干脆躺下了,两眼看着天花板。“那我走啦…”烟头有些犹豫地转身走开,心里并没有平静下来,他最怕的就是兰这种安静和不理不睬。这比要死要活的争吵更有杀伤力,她在乎你,才会拉着你不让你走,她现在啥都不说,或许什么时候会突然就不理我了吧?!可我…真的只能去上班啊,不然…很麻烦的事情会接踵而来…怎么办?!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E71的闹铃准时响了,烟头睁开眼,发现是场梦。

烟头刷牙的时候还在想梦里那些模糊的印象和争吵,还有之前一个梦,好像是跟机器人打仗什么的,他操控了一个Wall-E,结果整个战斗就躲在一个土坡下面听着上面地面上的叽叽喳喳的机械碰撞声和电磁被扰乱的噪音。今天梦真多,烟头摸了把自己的胡子,和平日并没有什么不同。

其实三年前兰就是以梦里那样的方式甩了烟头,不过并没有梦里面那样一个告别式的场景。兰只给他在论坛里留了一封信,就忽然从他的生活里消失。虽然后来打电话交涉过一些后事处理,但烟头的确是从收到那封奇怪的信之后就再没有更多关于兰的记忆了。

人有的时候,就是会选择性地遗忘和记忆。譬如烟头其实某次在人人网上,从一个学妹,也就是兰的同班同学好友页面上,看到过她给兰在新西兰某张照片的回复。那大概是在一年前,照片里面兰站在一个外国帅哥的身边,她的同学回复说“你男朋友真高…”不过这对星期一的早上被闹钟叫醒的烟头来说,真的是不值一提的记忆,即使当时看到照片他还不由自主站起来踮了踮脚。

早上八点半钟的暮鼓巷,是一天中最忙的时候。烟头这样想着这个病句到底病在哪儿,走出了小区。暮鼓巷220号的门牌,被前两日落雪之后的残雪盖住了一点,变成了“暮鼓巷2”。烟头可没有心思观察这些,他这个时候已经从张掌柜的包子店里拿好了一个梅干菜肉包和一包豆浆。转身要走的时候,一个单车少年大叫一声“让一下!”然后从他面前五公分的地方疾驰而过。烟头看着少年的背影,陡然被揪心吓到之后的虚惊一场让他想骂娘,不过肚子饿了,他还是先打开了豆浆,开始喝,一边走向地铁站。

烟头在地铁里费劲地掏出E71,开始看今天的“手机天天报”。挤在他身后的人手里拿着的包顶在烟头的后背,这让他很不舒服。不过看在去公司只要两站的路上,他没有吱声,低头继续看手机。“江城今天白天气温最高7℃,最低0℃。小雨转小雪,东北风4-5级,近几日气温下降突然,出门请注意保暖。”,《天天报》上写着。烟头当然也没心思看这些,直接按住按钮直接拉到了天天报的最后,体育版块,“英超多场比赛因普降暴雪被迫取消”。烟头叹了口气,原本期望的热刺追上前四名差距的机会,又要延迟了,真是个没劲透顶的周一。他干脆收起了手机,手顺便伸进口袋里,抬头看天花板。

“烟头。”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后面响起来。烟头转过头去,身子一偏正好把原本被包顶着的后背松开来,后面的人直接往前倾了过来。烟头两眼瞪得老大,惊得差点叫起来。

并不奇怪,也完全没有新意,这个人就是兰。

(to be continued)

5 comments

  1. 博主可谓是80后青春写手,作品代表了AGS的最高水平,可惜,似有太监帖之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