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念

一些话

      姐姐今年异常神速地结婚了,可是订婚跟结婚我都在国外,没能参加,当时除去很多很多遗憾,还有很不祥的预感,今年过年回家,我肯定又成为众矢之的,不得安生了。

      虽然那么早就猜到了故事的主要情节,但还是没能让自己更淡定地面对这一切。没回家时,就已经从电话中感觉到他们的急切,回老家两天,不得不承认,我彻头彻尾认输了。

      当初还跟某人说要一起结婚,然后一起去拜年,现在看来,以他的突飞猛进之势,我是赶不上了,不过貌似多了某某人可以做伴。于是,听到最多的发语词便是:你过年就二十六了……

     

难道,对我的关心就仅仅限于为我介绍男朋友,其他事情都多不过三句话?隔着门都能听到所有的话题全是关于婚姻,让我宁愿选择独自留在门外。三姨说我们不如
以前活泼了,大概是吧,因为所有的时间,我都不得不一遍遍思考终身大事到底该怎么办,所有的谈话,总都无法得到你们期望的结论。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服自
己,更无力去说服别人。突然就理解了为什么有人需要花钱雇个人回家给父母看。

     
我知道你们都是为我好,我知道有人想做岳父母,有人想享受四世同堂,难道说,明年过年回家,能让你们高兴的唯一办法就是带个男的回去,并且说我们打算结婚?
我做的很多事情都是为了让你们高兴,但是为什么,拼命想让我觉得自己马上就成了剩女的,却是我一年到头都最牵挂的家人?

2 comments

  1. 这次家里的时间短,心里头也有些压力,一家人没怎么好好的玩。明天答辩了,小组7个人,我们今年的政策必挂一个,阿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