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文学

三月花

三月里其实几乎没什么花,在巴熊伯的乡间小路,在上海雾蒙蒙的道路两侧,在墨尔本强烈得让你睁不开眼的阳光下面,都无从寻觅。这是一个从任何角度看来都不是那么醒目的月份,一切平淡着的背后,也顶多只是些暗流在涌动着。既没有迎来任何的新生,也看不见些许消亡,在北半球,春天还没有酝酿妥当;而在另外一侧,竟然也没有一点热烈奔放的感觉。

你告诉我,你所希望的生活,并没有到来,并且可能性日趋消亡,如同我们脆弱的生命一样。日趋消亡,在三月里,是一种不太好的暗示吧,我对你说道。总是需要作出一些改变,才能看到新的结局。比如如何在这个日子里看见一朵花,至少从心理上感觉之?

花是什么,是一种意志的释放,一种诱惑的扩散,一种注定要朝着凋谢进发的必然的决心。于是在这样奇怪的气氛里,你决意在半夜里盛开,没有人清楚行踪,没有人知道目的,没有人追问结果。

于是在半夜里,我能看到触目惊心的月色,透过密布的窗帘和黑暗之后,并无丝毫力量地瘫软在了地上。

你也应该明白,花开有期。错过的,就该放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