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文学

草稿三:希望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

红,血一般的红遍布船的四周。船长和几名船员瞪大了眼睛,用冲刺的速度钻出船舱来到甲板上。天空是惨到窒息的灰黄色,西沉的太阳模糊到几乎已经看不见,风向标像一个迷路的无助小孩,在狂风的肆虐下打转。远处的陆地已经消失不见在红与灰黄的漩涡里。

大副紧紧地给了身边的女友最后一个拥抱,一起抬起头看天。每当灾难像这样突然降临到人们的身上的时候,向上看似乎成了一个标志性的动作,抬起头,仿佛能在未知的苍穹里,给自己本能的求生的希冀,找一个坐标,把希望按进去。然后等待直升飞机,等待救援梯,等待救火队员,等待挖开泥石流或是倒毁的建筑物的铁锹,或者等待上帝。画面就这样残酷地定格在了大副和他的女朋友完成这个动作之后,船身的“ NOAH”也被浑浊暖色调的海水盖住了大半,用长方形的方框给框住之后,大海上多了一道竖着黑色标题和签名——“《希望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 by Eva”

烟头在这幅画面前停了很久,直到兰从前面的雕塑那边看过了一圈之后转回来叫他,才如梦初醒回过神来,跟着兰继续往前走。兰问道,“那幅画有什么特别的?看那么久?”

“那个女孩很好看。”烟头没怎么犹豫,扯了句谎。兰心知肚明,没睬他。

“喏,看看这个。”兰带着烟头来到另外一副画面前,画的人署名刘静远。烟头看了看整幅画,没找着标题,事实上整幅画的颜色都浅得几乎难以辨认。画面的远处,似乎是群山,淡淡的水墨只是勾勒出好象是群山的形状,不过也像是站着的一排人的人脸,用摄像机扫了一圈。近处 …似乎是个低头垂钓的人,坐在船上。看到这烟头想到了“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那句诗来,不过好笑的是,那个小小的破船上,居然也写着“ NOAH”的字样,只是笔迹稀疏,颜色也很浅,但烟头还是看到了。

自以为得到了点,烟头问兰,“蓑笠翁 2012特别版咯?”兰指指远方,说你再看看。

烟头见兰并不满意自己的答案,心灰意冷耷拉下头,继续朝远方继续看。

这时他才发现这块画布形状很特殊,是锯齿形的。哦,不!他重新看了遍,发现那些锯齿其实也是画作的一部分!这也太 tm像了吧!烟头几乎要叫出来。接着往旁边看,锯齿状的“画布”画得很细致,甚至连毛边都描了出来,而外面的真实的画布,则是完全接近于背景墙面的石灰色,只是一排像是用快干的灰浆涂抹出来的形状,稀稀疏疏地排列在锯齿状画布的外面。而那些形状,一点也不规则,却又自成形状,让人难以捉摸。

再细看的时候,发现锯齿状的边框其实还有文章,每个锯齿的凹槽底端,一排排雨滴一样细小的东西滴了下来,洒在湖面上却没有形状。烟头有些无法理解了,一幅没有名字的图画,还画得这么晦涩,到底想要表达什么呢?

兰看着他,问他看懂了吗。烟头摇头,只说看到了多一层的背景和若有若无的雨滴。兰笑了一笑,说那我们走吧。

五分钟两个人出现在了南京路的麦当劳甜品店的门口,当中并没有人说话。烟头对这个突然安排进来的展览的疑问并没有得到解释,还有那幅奇怪的画。一切在一种怪异的气氛中进行,兰终于忍不住说话了,“烟头,假如明天就得死,你今天要怎么安排?”

烟头没笑出来,虽然心里咯噔了一下,但还是故作平静并略显装逼地说,“陪你啊。”

兰神色突然认真了起来,“怎么陪?”

“你想去哪儿?我跟着保护你!”

“我想去没有你的地方呢?哈哈哈!”兰又鬼灵精怪地突然笑场,又把烟头弄得不知所措了。“其实也没有啦,我想去救人。”兰脸色正了些,严肃地面对着烟头的方向。

“好啊,我陪你。好吗?”烟头无所畏惧,他不知道还在为这个女人坚持什么。三年的时间,足够至少两次环球旅行了,你可以在这其中认识多少新朋友,和其中的三分之一谈得来,和谈得来的人里面的十个有更进一步的发展,找其中的两个做女朋友,各过一年中间一年用来修养。如果速度够快的话,可以有一个孩子,现在应该在给他换尿布了。烟头的奇怪想法终于在这里找到了一个暂停的理由,带着期待的询问的眼神看着兰。

“想好了?”兰咬了咬嘴唇,眼睛突然睁大看着烟头,仿佛是一次 challenge,带着一点不信任。

烟头没有犹豫地点头了。

兰这时拉起烟头的手,一把拽着冲进了麦当劳的大堂在角落里找了张桌子坐下。把一直背在身后的背包拿了出来,从里面拿出一张叠了好几次的纸,在桌面上慢慢铺开来。烟头惊讶地发现这居然是那幅蓑笠翁图一模一样。

“嗯,就是那个图。不过这才是原版。”兰不费力地破了烟头惊讶背后的密码。

烟头重新打量起这张图,发现图中某种灰色的圆点,突然在麦当劳的灯光下,不合时宜地闪亮起来,他仔细看过去,那形状 ….好眼熟 ….烟头努力想着,那形状飞快地在他的脑中扎根,并且开始搜寻。

“哦,是智利!?”烟头一拍桌子兴奋地喊道,脸转向兰这边。

兰不见了,整个不见了,空气里弥漫着鸡块和汉堡的味道。红白灰三色格子的衣服和牛仔裤白球鞋都没了,他立刻抓起那张图来,四处转身寻找。缺只发现兰留下的一张字条,“学会跟随内心的力量,去找寻希望的终点吧。我在你所期待的地方等你。”

烟头悲伤地被感动了,像是看明白了一样疯狂舞动着手上的地图。对着天空,充满希望地期待兰的下一次到来。

一道闪电劈了过来,烟头并未做任何抵抗,被闪电击中。在击中身体的瞬间烟头觉得在这世间的这么多年就这样结束于和前女友的怪异相逢本身就已经足够怪异了,还是被雷劈中这么惨烈的死法,肯定有假。于是一个用力,把自己的嘴唇咬破,随着里面听到的停止了的机器运转声,他看到一束光也在自己的面前慢慢变宽,直至将自己完全淹没。他不停挥舞双臂,紧紧攥着地图之余,眯开眼睛偷看那束光和自己周围的世界。可惜一片透亮地闪烁过后,他被雷电缠绕了起来,抛向了天空。

绝望充满了他整个身体。烟头大叫一声,居然又梦醒了!烟头手里真的攥着一张地图,不过是世界地图,烟头的食指,正紧紧指着上面的南美洲,国家:智利。

至于兰,烟头再也没能想起来过。

(全文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