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文学

草稿二:如果没有明天

晃晃悠悠的地铁晓庄线218次列车穿过唯一的一段露天天桥段的时候,兰和烟头站定在两辆车厢的连接处,各自抓着扶手,以一种奇怪的神情对视。

烟头从惊讶中回过神来花了28秒钟,然后等待兰的下一句话已经花了他另外120秒。这两分多钟里,他的大脑进行了超强度的计算,包括:确认是否还是在梦境,扫描兰的样子衣着到数据库进行匹配,调取最后的关于兰的回忆(这一点因为有早上那个梦做了缓存而变得异常地迅速,只花了微秒级的时间量),准备问候并寻找合适的情绪,情绪的选项在高兴/慌张/失落/失望/愤怒等等之间无法抉择之后,最后决定沉默等待她的第二句话。

当然他依然记得即使剧烈如斯的大脑皮层运动,也都在兰的忍耐范围内,并且最终还是得由他,带万千情绪地打开沉默:“你回来了啊?”

“嗯。”兰还是像原来那样,话不多。她以前偶尔会说很多话,比如为喜欢的人或事做推介的时候,比如情绪失控地开心或者失望的时候。但在她所有能控制住情绪的场合,她都不爱多说哪怕一个字。

“好…好久不见哦,还好吗?”“嗯。”

“因为学校放假么?”烟头抬头看了看地铁路线图,离公司还剩三个站。兰点了点头,突然专注地看起烟头来。烟头从地铁路线图上垂下的目光刚好和兰的注视陡然重合,被这许久以来未曾体会过的温暖的目光给震到了。却假装不经意地冒出一句,“你今天怎么会坐晓庄线哦?来城东有事情?”说罢终于也直视起兰来,他这才发现今天兰穿得非常青春,红白灰三色的格子衫,长卷发自然地垂在双肩上,下身是牛仔裤和白色帆布鞋,透出满身的活力。

“我是来找你的。”兰面带狡黠的笑说出这句话,继续看着烟头,看着他变得更加不知所措和慌乱,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地铁到了一站,播音员温柔的声音提醒烟头只剩下最后一站的时间,他被兰突然的无厘头搞得没头没脑,内心里的各种情绪的交锋因为这个玩笑而渐渐决出胜负,他以兴高采烈的姿态傻笑道,“知道你乱说的,这几天都用原来那手机号咯?”

兰不理会地铁的节奏,她知道烟头的公司就在下一站,却丝毫没有要终对话的意思,“哼~”了一句之后,并没有回答烟头的问题,反而用询问的目光看着烟头。

这目光和早上那个梦境里一模一样,烟头知道兰又在给她做一个决定,看来她真的是来找我的?这时烟头大脑中闪过一个声音“我真的要到最后一站啦,快告诉我答案好不?后面我们吃顿饭吧?“不过很快被自己掐灭了,他直接问道,“真的有事?”

兰点了点头,从包里拿出两张纸给烟头。烟头接过手一看,是美术馆的门票。

烟头明白,过去三年里各种煎熬般地记忆清理,并没有减弱半点他对这个女孩子的喜爱,他靠着这熟悉的决定的瞬间,找回曾经一些记忆的气息。

半个小时后,烟头和兰出现在南京路当代美术馆的门口。他在刚刚电话给老板请假的时候其实还是有点犹豫。这种顶着病假的借口在工作日出外闲逛的感觉他并不陌生,只是当罪恶感和快乐感叠加在一起的时候,似乎发酵一般,把刺激的感觉扩大了千倍,使他觉得春风从来没像今天这么凉。

两个人都无话,来到美术馆正门口,一张海报静静待在橱窗里最醒目的位置,阳光变得强烈起来,透过树荫照出地上的斑斑驳驳的碎影,其中一抹则跳到了烟头的脸上。他不由眯起眼睛来,看看右手边的兰,不知道什么时候兰已经拿出了相机,对着海报的标题拍起照来。他顺着镜头的方向看过去,几个手绘的艺术字颜色灰暗而充满绝望:“如果没有明天…”

他深呼吸了一口,居然觉得这晒到身上的阳光,有点冷。

(to be continu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