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

利比亚问题之我见

固定链接: http://www.fatdudu.com/2011/03/my-vision-on-libya/

卡扎菲显然是看到了穆巴拉克过于“温和”态度和措施面对国内示威的下场,因而决定一早就采取强硬措施来镇压利比亚国内的示威。不过这也太强硬了,用真枪实弹来扫射民众,在20世纪都已经要成为众矢之的。在20世纪的几场流血冲突中,都不及卡扎菲这次急不可耐的直接上真刀真枪。

使用狙击手和炸弹对付游行示威显然为国际舆情所不容,令我略感惊奇的是反对派居然能组织起武装反抗与政府军对抗。如果仅仅是政府镇压示威者,我想也不至于让外国军队有介入的空间。随着反对武装情势危急,紧急的国际干预也有了理由。

联合国通过了决议制裁并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联合国的授权使这次事件不同于南斯拉夫和伊拉克,甚至阿富汗,直接升格成为了朝鲜战争的级别,至少在政治规格上是联合国军入侵。不再是美英单干,甚至奥巴马为了避免美国再次入侵阿拉伯世界的印象,都让美军至少在表面上退居幕后,而法英这次冲在了前面。难得看到一次国际军事行动不是美国唱主角。法国如此积极显然是有骑虎难下的因素,谁让大嘴巴萨科奇一马当先第一个承认了反对派政权呢。

有安理会决议作为国际法依据,而不是美国国会授权或北约的决定,联合国军阵容强大,意大利、西班牙、加拿大,连北欧国家丹麦和挪威甚至同为阿拉伯世界的阿联酋和卡塔尔都参加了。当然也有反对者,例如俄罗斯、葡萄牙、捷克就对此表示了遗憾。中国的态度不用霸气的姜瑜说我们都能猜到:必然是所有问题通用的“中方希望各方保持克制,尽最大可能通过政治手段解决xxxx问题。”

由于联合国军入侵目前仅限于空袭,这场冲突的结果尚难预料。不过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卡扎菲倒台后,利比亚的局面该如何收拾?我想大家都不会希望再搞一次伊拉克噩梦般的战后重建。如果让现在正在武装抵抗的反对派上台,在部落势力极其强大的利比亚,谁能保证这个国家不会陷于四分五裂呢。

也许有同学认为外国入侵利比亚属于干涉内政。那如果当年纳粹没有发动战争,仅仅在国内将犹太人屠杀干净,全世界也只能作壁上观?至于怎样才算国际公义,怎样才算干涉内政,这中间大概根本就没有清晰的界限。

政权的合法性,以及任何民族或地区是否有独立的权利之类的问题,我觉得是不存在正义和公理的。至少正义和公理在现实中并没有一直被用作这类问题的解决依据,只是被用来做冠冕堂皇的借口。从现实角度看,一个独裁政权,如果能够持续的为国民提供福祉保障和发展,它一般是能够维持下去的,例如新加坡,虽然新加坡极具特殊性。而统治了42年利比亚的卡扎菲政权至少在今天是没有做到这一点。国民不干了,道义上独裁又说不过去,国际关系又如此恶劣,卡扎菲就不容于这个世界了。

如今整个阿拉伯世界的传统政治体制都处于风雨飘摇之中,这里面不仅有大众民主自由和生活富裕的诉求,也有占人口大多数的什叶派,和大多数阿拉伯国家的逊尼派政权的矛盾。这中间还有个什叶派掌权的伊朗在煽风点火。我担心万一这些体制被颠覆了,西方民主制能否有效的治理这些国家。毕竟西方民主在欧洲启蒙于300多年前,甚至可以追溯到1215年英格兰的大宪章,它是需要雄厚的文化和教育基础的。所谓的西方民主在不合适的土壤里,同样会造就无数的悲剧,菲律宾就是最恶劣的例子之一。而宗教冲突,也是西方民主很难解决的另一个问题。

昨晚睡觉前,我自顾念叨了一句:“卡扎菲,good luck.”

4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