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

公司的力量

这其实是一部世界经济发展的简明史,尤其在看完了大国崛起之后。公司源起于交易和市场,诞生在信任和契约的呵护下。在其发展壮大的过程中,公司实体本身先后借助大国扩张的机遇,自身危机的刺激,国家战略的辅助,来自外部和内部的自我修正和全球化的检验之后,现在站在这个世界上的诸多公司巨人,已经成为了这个时代隆隆向前的最广泛最强劲的推动力。这样一个由利益驱动的实体在越来越复杂和快速变化的全球化时代,会把我们带入怎样的一个世界,尚无最终的答案。结语里说道,未来总在想象之外,我们不停地探索,所有探索结束时,都是物归初始,都是此境初识,他依然还在探索。不知道这样一个“物归初始”的状态会是什么样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在我们正在经历的历史当中,公司是无可替代的社会核心实体,并将愈加强大。

这部系列纪录片的最有意义的价值就在于,理顺了公司这个实体从雏形诞生至今的种种变迁。我简单回忆串联一下,大概是这样一个过程,在最初的物物交换形成价格市场的时候并没有公司,并且交易关系受到地域,人际的种种限制,所幸当时的社会生活水平和人类发展需求,还不需要大规模的物品交换和各种市场。随着人口增长,社会的发展,基于简单交易的契约出现,这使得交易得以扩大其范围,陌生人也能进行市场交易。而契约的形成一方面促进了金融业的形成和发展,一方面使得以大规模的社会商品需求为前提的大规模生产得以成为现实。公司初具雏形之后,借助欧洲列强海上掠夺的开始,这种需求更加随着殖民地的开拓而更为巨大和广泛。随着金融业的各种创新,公司的形成基础在不断地完善和充实。股份有限公司的出现,股份特权化向市场化的转变,债券和其他融资证券的出现,风险投资的产生,这些资本形式的拓展和延伸,使得公司的力量得以迅速壮大。在欲望和血色中,国家借助公司得以开疆辟壤,公司借助国家的海外殖民得以拓展市场。这在一方面促进了公司和列强国家的敛财进程,一方面也开始驱使着科技的进步而可能带来的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于是有了随之而出现的工业革命,个人的发明创造也因为公司的存在而有了商业化和快速普及的可能。利益贪欲的诉求和科技进步的动力第一次如此完美地结合起来,使得公司既天使又魔鬼的本质逐渐形成。在那之后,大公司的形成,公司和员工关系的变化(工会的形成)以及不加管制的金融公司贪婪所导致的经济危机的出现(邪恶的本质初现)。看得见的手随之出现,不仅左右了美国经济的发展模式,大型财团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干涉和重新洗牌。至此,公司和国家的关系完成了剥离,虽然没有国家体制的巨大需求,但后来的历史证明,这反而使得公司有了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之后的几集,《公》分别介绍了科学制度化管理(政治体制和经理人的出现),公司文化和自主创新对于公司发展的重要意义。最后结合中国的公司成长史(伴随着血泪的中国近现代史)和公司全球化的浪潮之后,结束了对公司这个主题的探索。

说说看的过程中零星出现的一些想法:

关于国家战略下的学习和超越,在公司文化一集,给我印象很深刻的是日本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崛起和国家战略的结合。外务省对工业化发展方向的指引和公司借用国家荣誉感激励员工进行生产的创新的成就,虽然没能带领日本成为全球公司的领导者,却完成了很大的一步从小到大的积累。可以相信的是,在经济发展的初期,在已经明确的发展方向上的模仿和努力,无疑是一条捷径。这也是中国目前的现状。但即使如此,中国这这方面也没有做到足够好,模仿有余,创新不足成为诟病。至少今天看来,对先进技术的学习和模仿有余,但在此基础上的创新,还是鲜见的。这和中国的盘子太大应该也有关系,即使战略上对创新有所激励,但因为利益的诉求往往是发展中公司实体最核心的生命力来源,所以难免在发展过程中顾此失彼。而国家荣誉感这个话题,在现今的中国也很难寻找到合适的土壤。几百年前英国人的炮舰轰沉北洋水师的时候,岸上围观的黎民百姓无不为昏庸的政府之落败叫好,英军上岸后,老百姓也自发地和英军进行物品交易而无所谓之国家兴亡,“政府贪婪,黎民遭殃。国家不知散民,而散民亦不知国家。”这是前朝的悲哀,现在的中国,却不免也让人有类似的隐忧。

关于公司文化本身,人是公司的根本财富。关心个体的幸福,能激励个体作用的最大化发挥进而促进公司的发展。即使在为了个体的幸福和利益得到满足而需要公司作出一定的牺牲,但这样的牺牲也是值得的。Google为员工提供让人羡慕的工作环境和待遇,固然有其财大气粗的基础,但由此所激发的创新和凝聚力,也是google巨大的财富。但是看看鄙公司在中国的策略,很难想象目前这个越来越收敛的“节流”式的员工福利制度,能在国内继续吸引和保留住最合适最优秀的人才为了公司发力。即使个人相对于公司,尤其是大型的跨国公司来说是微不足道的,但风气的形成和扩散正是以零星的个体为基础的,但愿公司新的政策能有些功效,适时调整回正轨。

关于公司驱动科技的发展,在创新一集中,提到一项统计,说2010年美国政府的研发费用预算已经比不上国内大公司的研发费用总和。公司有着利益驱动的原动力,由此催生的科技创新,一方面有着公司利用新科技所赚取的利润作为支撑,一方面却也受到利益方的方向性的限制。这也是我对公司在未来的角色最大的担忧。人类自身本已经无法战胜内心的欲望了,公司更加像一个很多人共同推动的巨轮一样,在唯一的驱动力利益面前,只会更加血腥和无情。马克思说过,“当利润达到10%的时候,他们将蠢蠢欲动;当利润达到50%的时候,他们将铤而走险;当利润达到100%的时候,他们敢于践踏人间的一切法律;当利润达到300%的时候,他们敢于冒绞刑的危险。”或许真的如系列的结语所说,当所有探索结束时,都是物归初始,都是此境初识。他依然还在探索。但愿那时候的人,能完成一个超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