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念

快乐至上

今天借出去的《原来我非不快乐》又回来了。去Linda那里拿回来。
走在楼梯上的时候,突然想通了之前一直困扰我的问题。
为什么把快乐当学问研究的林夕还是让我觉得他不快乐。

仔细回忆了一下最近从depress到重新delight的过程。。。
快乐是种不强求。。。
所以快乐强求不来。。。

只不过有时候我们太不愿意放手,甚至试图放手都无法放手。
有一天真的放下了,就豁然开朗了。

呵呵,不过在低谷的时候,真的知道了,被朋友关心的感觉是多甜蜜。

恩,把猴子留到最后的人真的是幸福的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