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

EMEA 2008 – 2010

这不是什么为了忘却的纪念,算是为那些对未知世界充满热切向往,挖空心思看Google map, 刷ryanair, 做攻略做到吐仍然孜孜不倦,三五成群抑或孤身上路,狂奔千里在陌生的地方拍照吃饭睡觉,在旅途上在饭桌上在黑暗中在艳阳下谈八卦谈生活的精神而记录。

一。德国

在那段时间里面,德国是我们视作第二故乡的存在。开车出国当然是兴奋的,灰头土脸满身疲惫千金散尽地回来,看到边境的牌子就很安心。

在那两年里,我断断续续地住在一个叫温泉镇的地方。我们叫他把熊抱,GOOGLE地图上他叫巴特申恩博。有同事的朋友来欧洲玩了一圈,说,我觉得你们这个小镇最漂亮了。

温泉镇这个地方,回想起来也很令人愉悦,四四方方横平竖直的,路边各式各样的德国车停成一条线。春夏之交的时候,镇上的小旅馆门口开满紫藤,无数次想拍,到最后还是没拍。弗雷德里希尽头是越南炒饭和冰淇淋店。一个球0.7欧两个球1.4欧三个球2.1欧的无聊招牌被很多人诟病。有人说买双球不如买两个单球,还能多吃一个蛋筒。再往前是个教堂,钟声每隔十五分钟响起。我住在水街的时候天天以钟声计时,一点也不觉得聒噪。教堂旁边有家鞋店,卖的鞋子算是我看到过最难看的。不过我有几个德国同事,一坐进BO就迫不及待地脱鞋,说不定人家就是不爱穿,什么样子无所谓。

德国人并非无趣,虽然一般来说他们都是一副“我很靠谱我是德国人”的表情,看上去不加选择地往身上套衣服。第一次到德国,听到我们组德国人非常狂野的笑声,以及那绕梁三日的擤鼻涕声,我着实被震惊到了。其实他们只是闷骚吧。

听德国人说他们母语的时候我几乎只能捕捉Guten Tag, Genau, Alles Klar, Danke, Tschues, 当然还有Scheiße.

Tschues这个词,发音是去死。但超市收银员能把它说得百转千回。每次他们用那纠结的语法跟你说多少多少钱,把硬币一枚一枚数给你,把账单撕下来,最后一句Tschues在空气中盘旋好几圈然后轻盈飞走。这算是德国的轻盈时刻之一。

另一个轻盈时刻是不冷不热的天气,有点阳光,开着德国车奔驰在德国的高速上,挺拔的树木一路后退。虽然这个国家的人似乎有点修路强迫症,但是不修路又哪里来不限速的完美体验呢。

至于德国的风景,介绍的时候总是略带一些无奈的——

德国啊,你先到柏林波茨坦,然后去科布伦茨莱茵河谷,顺带科隆波恩玩一玩,之后一路向南,黑森林巴登巴登,海德堡,国王湖天鹅堡,最后到慕尼黑。哎呀其实也没什么好玩的。(其实这么说着的人,连国王湖都没去过哇没去过)

为什么德国出哲学家呢,因为实在太无趣呀——玩笑而已。

我的确也很少被德国的风景惊艳到,基本上,这个国家的风景性别为男。

唯有在新天鹅堡,当时还是半边裹着脚手架,从某座吊桥看过去,白色的城堡在山顶被云缭绕着被树木包围着,天光再亮一点,不算仙境也够童话了。城堡内部倒是没什么,看过凡尔赛宫的奢华,神马都是浮云了。但是在城堡里面向外望却是各种美好,那么几扇小窗,看出去却是辽阔天地。远处的山近处的湖,宁静淡泊。我当时感慨,把这座城堡给我,我可以不走出它一步。还需要出去干嘛呢。

PS.这好像是德国境内少数要分批次看号码然后像进地铁一样进去的景点

夏天或者秋天开车一路临近黑森林是一种很愉快的体验,迎着阳光开在不限速的道路上,路边的树木高大挺拔。2009年夏天和小麦Evonne(根叔当时在么不记得了)拎着啤酒香肠在Titisee旁边吃吃喝喝,在草坪上晒着太阳睡了一下午,最后一人买了几斤樱桃回去大吃了几天,美好得一塌糊涂。

城市而言,几乎是越常去就越没有风景。例如,法兰克福是坐飞机的地方,曼海姆是SHOPPING的地方,斯图加特看过奔驰博物馆,也就这样。

海德堡,传说中歌德将心遗落的地方,倒是一个例外。有人很爱海德堡,恨不得天天下班都去转一圈。老桥废堡是很多人的心头好。这个大学城整洁又青春,就是游客多了点,但哲学家小路基本上算是个清静的所在。

北面的波恩在我看来跟海德堡有异曲同工之妙,也许因为是在清静的周日去的。海德堡以大学城和歌德闻名。波恩作为前西德首都,其实政治感很弱,整个城市遍布贝多芬的痕迹。贝多芬故居极小,黄色的外墙夏天的时候爬满藤蔓,里面的木地板吱嘎作响。我一个人仔细缓慢地参观了整个故居,最后看到贝多芬死后的石膏面像几乎要哭了,但仍然抵不住时间对记忆的磨灭。

柏林,又现代又古典,有历史有沉淀的地方。一般来说,去一个国家,当然不能错过首都啦。当时我坐在火车上拿着攻略看,旁边一个吃着冰淇淋的正太(其实人家也十几岁近20了吧)拍拍我,指着攻略上的博物馆岛说,这地方赞。我觉得博物馆岛倒不是好在那些博物馆本身——2010年的时候我们已经过很多博物馆而不入了——这也是个美好生活的样本,间或有自由市场卖些有趣的东西,人们在施普雷河旁边喝茶晒太阳骑车,各种缓慢悠闲。

慕尼黑给我一种城市规划不太好的感觉,市政广场各种拥挤逼仄,可能是发展得比较早的缘故吧。不过市政厅旁边的百年老店猪肘倒是很美味。

其他的小城市例如罗腾堡SPEYER基本可以略去不表,去过了就去过了,没去过也不用强求。那种小镇小城市的情怀,在德国基本是可以复制的。

最后一次去德国的时候,出于无论如何要出去玩的心态,挖出一个班贝格,号称德国小威尼斯(也只是号称而已)。那地方产一种非常独特的啤酒,按Lonely Planet的说法,这种深紫红色偏黑的啤酒带着烟熏肉的味道。坐在班贝格小酒馆的时候我觉得这作者太能YY,写这段话的时候倒是觉得,的确回味出那么一点熏肉的感觉。

4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