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

当我们bs专家的时候,我们在bs什么

小标题是知识分子堕落的必然性。。。

这个问题一点都不难回答,当一个受过专业训练的人,因为掌握了更多的知识而拥有话语权,但是却为权利集团服务而失去客观公正的时候,知识分子的底线就失守了。我们作为被当成低智商愚弄的人们群众,理直气壮的bs之。

今天重新翻了一遍易中天的《帝国的终结》,突然意识到,在一个集权社会里面,知识分子的堕落,是必然的,甚至是必须的。

文化的土壤是自由,所以当国家机器的统治力越弱的时候,文化反而会越发的繁荣。中国文化的鼎盛时期在春秋战国,百家争鸣的盛况再也没有重现过。等到秦始皇一统江湖,中国建立起第一个帝国,集权的进程由此开始,文化死亡的进程也由此开始。

焚书坑儒是帝国制度开始对自由文化发起的第一次进攻。但是不甚高明,大秦帝国短短20多年的命数就是个佐证。

英明神武的汉武帝从秦始皇那里学到教训。认识到不让人民读书是不行的,既然他们总是需要思想的,那么何不给他们一个统一的思想。于是有了废黜百家,独尊儒术。这招看起来比秦始皇温和,却危害更加深远。秦始皇把知识分子放到了自己的对立面,那个时候的知识分子只是被压迫,精神还在。而汉武帝,却开始真正扼杀文化的自由。从武帝之后两千多年,中国就只有了儒家一个思想。单一的文化,是没有活力的。

另一个文化史上的重要事件,是科举制度的发明。科举制度,披着非常温和的选拔人才的外衣。但是事实上,是对知识阶级的大规模赎买。独尊儒术,扼杀的是活力,科举制度,收买的是理想。
易中天很切中要害的分析了“士”这个阶层的矛盾性,他有知识有技能,但是没有财产没有权力。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士的理想。修身修完了,必须要依附权利阶级来实现自己的理想。
科举制度之前,至少修身这个过程还具有相对的独立性。
科举制度之后,当一个还不知道理想为何物的懵懂少年,开始识字看书的时候,他的理想已经变成了金榜题名。
至此之后,读书人的目的,就是为统治阶级服务,然后改变自身的命运。

求知这个本来出于人类自身需求的行为,被彻底的偷换了概念。文化也彻底的沦为统治者的附庸。

科举制度的现代版就是应试教育。亲身经历过的大家都很有发言权。高考前的12年,我们所有的教育都在为高考服务。每年讲台上那么多老师来来去去,有几个是以开启心智,授业解惑为目的的?

当然,也有例外的。在俺埋头书本和习题的高中三年,有一个很重要的人物–老査。俺的高一语文老师在这个以高升学率为标签的重点中学是个异类。用老査自己的话来说,因为他没有参加高考,是师专直接保送师大的,所以还有保留一点东西。高一那一年的语文课,大概可以认为是那个班上同学的人文启蒙。

扯远了,回到我们的话题。平心而论,如果有一天,你是那个要在央视上发言,要在网上辟谣的专家,又可以守住自己的底线多久。恶如果是个别的行为,那么是个人的问题。如果是个集体的行为,那么就是制度的问题。 所以,我们到底在bs的是什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