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 碎念

是否我们都想要自由

我所认识的夏洛特是个很小的城市。DOWNTOWN有点欧洲的感觉。整洁的街道,浓密的行道树,很少的行人。

每天路过两个景点级的教堂到客户那边,中午走两个街区去快餐店,拎着外卖的鸡肉卷,踩着从树叶间洒落的阳光,一边读图书馆门口的名人名言一边慢慢晃回去,有种回到大学的感受。

这天正好是青年节。我本该有半天的假,想象在上海冲出office一路杀到雁荡路,去吃最喜欢的茶餐厅,再慢慢走过淮海路天桥。

夏洛特这样的城市,因为单纯,所以兀自欢喜着,有点傻傻的欢乐。太发达的城市往往有太深重的无奈和太大的反差。与纽约而言,地表的繁华和地铁的破旧。与上海而言,表面的繁荣平静和各种小道的揪心。

淮海路天桥对我来说是个重要的地标。当年欢声笑语百无禁忌地走过,现在沉默仓促地走过,车流还是一样的,路人也是一样的,只是我自己会看到无数时间节点在这一空间的交汇。

那些陪我走过这座天桥的人,想来或早或晚都是不在上海的。

其实我们都在用各种方式矛盾地争取自由吧。TMD自由。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