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念

漂泊的诱惑

杰克斯巴若船长带着他的海盗船长帽,划着小艇往新的宝藏进发。“蹬蹬蹬~蹬,蹬蹬蹬~蹬,蹬蹬蹬~蹬,蹬蹬瞪!”的片尾曲适时地响了起来。在影院或是电脑面前枯坐了两小时的人们纷纷起身离开座位,去卫生间撒过一泡尿之后,又继续起他们游走于他们的城池中。

在平淡的生活之中,心向自由的人古已有之。不管是“恬然居于野,采菊东南”的陶渊明,还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与生命言和的海子,都曾在我们这代人的心底种下了些许漂泊的种子。然而未曾想时代变迁,整个八零年代随着这个国家的“强盛”成长起来之后,发现周遭已经不知不觉“水深火热”。不只是闲人逸士想要避开繁杂之地,越来越多的中流砥柱,社会精英,已经不知从何时起,纷纷寻求生活模式的转变。且不去谈论移民潮什么太大的话题,只想在看完海盗船长拉风的海上泛舟之后,思考一下这“漂泊”的欲望,在现在的中国,究竟是怎样一种心态。

先把手放胸口,问问自己,在每天疲惫的电车地铁,觥筹交错之后,是不是每每有些不知从何而起的疲累?在每次计划或偶然的自然景观地游览之后,是不是总有点羡慕那些开一座咖啡馆,和各种流连忘返的游人相谈甚欢的老板?画出一个理想的生活图景或许不难,不过大多数人却在行动上每每被杂务所累,拖拖沓沓,时光已老。最后只好在电影院,看着海盗船长发呆?

因为工作的关系,这几年也算是过了些雨打浮萍的日子。所谓的漂泊感在新奇的感觉过去之后,其实也越来越无力地变成想要找一个落脚点的论点。不过如果有了新的漂泊的目标,心底那些小小的不安分,似乎马上又能死灰复燃。世界这么大,也许有人能八十天环游,不过真正渴求的漂泊,可能不仅仅是离乡背井那么简单,内心对生活状态的不满意或太满意,大概是现在许多人漂泊感的真正原因。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往往是越难得到越想要。漂泊作为一种可以无钱无挂的方式,自然也成了种致命的诱惑。

漂泊的背后躲着一层逃避,这是无法避免的命中注定。逃避毒奶粉,逃避恶劣的环境,逃避安逸的现状,逃避没有原始味道的生活,逃避高楼大厦,逃避按揭贷款,逃避Hard模式…人在对现状无奈的时候很容易选择成本最低的逃避的方式来对付。不是我们缺乏勇气,只是有时候这种无力感是铺天盖地。个人在里面被吞噬和包围,并且不得其解。

所以漂泊又多了一层注解叫做出口。发挥自己真正的能力;挖掘自己更内在的天性;看看自己能活出些什么新花样;找寻一下生命的终极意义…换一个角度来说,漂泊似乎成了人生的一次修行。经历了这样的洗练之后,可以活得更明白些。在看清楚或喜欢或讨厌的不同人种不同风俗的生活之后,不管是落地生根还是返回原地,我相信都会有自己的理由,至少更加心安理得。

求变大概是人类的天性,不然也不会杀出食物链的重围,成为这个星球上最高级的生物。只是有的人变过之后,不好的漂泊经历决定了留守,即使从来没有过,我也可以说那是祖上遗留的怂性。而有的人,则在不安分中不断成长茁壮,越变越精彩,越精彩越变。

漂泊则不是简单的求变,它几乎是没有后路的一种决绝。和身后的沙滩或海岸说再见,和无法理清楚的爱恨情仇说再见,也不会太在意前面是什么。前面或许有宝藏,或许有尽头,或许只是另外一番平淡旅途的重复。就在这样一种决绝的氛围下,漂泊很矛盾地又披上了勇敢的外衣。

到最后你终于也明白,漂泊其实就和过小日子一样,并不是多大一事儿。得志得意了,暂且停留一会儿;兴致所起了,暂且漂一会儿;心向安乐了,暂且停留一会儿;壮志难酬了,那就再漂会儿。虽然不想用中庸的观点来作为结尾,但很无奈,这世界就是这样。而所谓的诱惑,也是可以谓之有或谓之无的,全看客官您什么喜好了。

3 comments

  1. 经常会有这样的迷思
    思考以后总觉得好像更混沌了
    就觉得有时候混沌着过过也许更轻松
    所谓的

    大智若愚?

    – –

  2. 我对逃避这件事一直觉得很愧疚……=,=
    还是要死一起死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