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念

随笔四

 

你每周运动,每天节食,日子就这么不紧不慢过了个把月,有一天你站在镜子面前剃干净胡子之后,把已经盖了层灰的体重秤拿了出来,站了上去。“XX公斤”,你心想哦也,这次总算有点效果了。这个叫XX的数字也成为后面几天你口中的热门词语,然后渐渐成为后来你分享给别人这个励志的减肥故事的索引之一,所有的跌宕起伏欢乐忧伤,都有这样一个显眼的记号。

不过,你或许从未想过一件事:XX到底是多重。

现在,你站到平地上,赤脚,闭上眼睛。你问问你的脚,它有答案吗?十有八九,这依然是个引来沉默的问答。不过,如果你的右脚脚踝刚好崴过,那你可以伤了之后的一周内,用右脚单脚着地,那样,生命的重量,在你平静的生活里,便有了特殊的重要指标——疼痛。

我就是这样一个幸运的人,得以在最近的两个星期,亲自丈量,生命的“重量”。

脚背红肿,在最开始,这样的经历给我从来没有失衡过的双脚,很不适应地补了一课。因为试图在脚背完全红肿的情况下单脚支撑,我在左脚离地和重新落地的极短的几秒钟的瞬间,用窒息般的痛彻心扉的音量喊出Fuck!的时候,就已经体会到了,为什么人家说,肥胖是会呼吸的痛。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你才会想起那个叫XX的数字。原来六十二七十三八十四,是一个可以具体到内心的疼痛感有几许的。生命的重量,不是体现在它绝对的数值,是遭人背叛釜底抽薪之后的枉然,是满目疮痍废墟前遗留下来的眼神,是撕心裂肺忘记一切的疼,又或是众叛亲离爱已散尽的孤单?没有人有标准答案,但每个人应该都有过正确答案。

我自从脚崴之后,多亏了很多同事和朋友的帮忙,得以苟延残喘至今。看着脚背上的红色淤血块,每天一点每天一点地消失,每天除了吃药和干活,也多出来一些时间,去体会很纯粹的疼痛,这个时候,肉身的疼痛往往能起到对起先精神不振的衬托止痛作用。人是动物,再本质一点只是生物而已。生物的精神和物质之联系,决定了当我每天为了少一点红色淤血而费尽心思吃药敷贴之后,并没有太多时间可以考虑精神上的快乐与否,会不会低落这样的奇怪问题。当行动上的立足成为生活中比较重要的大事件时,你在下楼梯这样一个简单的过程当中都能费尽心机,挥汗如雨。所以说饱暖思淫欲,是不无道理的;而反过来思考,如何控制欲望,相信你也已经有想法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