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

但愿你的道路漫长

标题来自于苗炜。去年夏天我机缘巧合地从一位深度文艺的学长那里拿到他的《除非灵魂拍手作歌》,始终觉得字里行间有年少时看过的某些外国作家的影子,透着某种足够让我喜欢的气息。于是后来我买了他的游记《带我去那花花世界》,手一抖买了两本,其中一本给了塞黑。

塞黑先把那本书看完了,跟我说,比较一般。我带着这本书飞了上个德国工作签的最后一次,飞机上最初阅读也很让我失望,但却深爱开篇那句,但愿你的道路漫长。

当时我的欧洲旅程已经处于抛物线的后半段,再加上Q4天寒地冻大家都不怎么愿意出去,虽然被天气禁足让我各种心有不甘,但也拒绝了一些踩点赶场游,宁愿躺在弗雷德里希的沙发上发梦。

在美国总觉得玩得不尽兴,我是那种一定要在一个地方看到清晨看到傍晚的人,虽然这两个都不能算观光的最好时刻,但我总觉得不看到清晨傍晚,不睡过那个地方陌生的床,就只能算路过而已。

我路过了华盛顿路过了纽约路过了费城,我真正玩过的,就只有大瀑布。

但愿你的道路漫长,充满奇迹,充满发现。

这是苗师傅在原文中引用的诗句。

在欧洲段暂停的时候,我跟大帝说,我觉得旅游和度假完全不是一回事。

度假是一件无组织无目的很闲适又很作的事情。

但愿你的道路漫长。没有计划在背后赶着,也没有太多非看不可非去不可的执念。不是坐在狭小的机舱看着一成不变的云睡一成不变的觉,也不是被后面某个偏执狂的逼到踩油门加速或者不得不变道。

但愿你的道路漫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