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文学

我们之间(1)

1. 722航班

“这他妈是什么鬼天气!”

烟头拎着他的大红色新秀丽拉杆箱从四楼好容易走下来关上身后的绿色铁门的时候,不怀好意地自己咕哝了一句。直起腰把背上的双肩包重新甩端正,拉起箱子准备走出小区。

气象学意义上的秋天已经来了半个月了,骊城的天气却依然算不上宜人。两个小时前烟头在床上熨衬衫,窗外还是阳光明媚的。虽然他连窗帘都没拉开,但阳台上清晰的窗帘图案的影子是个明证。烟头记得当时他还看到过一个拉长了的“松”字在地板上逗留了很久,为此他甚至把头倒过来瞄了会儿,当然在床上的时候这样做并没什么难度。

可是这会儿天却完全变样了,整个天空灰暗得几乎只剩下一种灰白色。更可恨的是风也起来了,烟头刚刚洗好澡吹干的头发一出门立马松动了。烟头顾不得理头发,把外套裹紧了点边看表边已经站到了路边等出租。

“师傅,去骊城机场。”下午四点半,在暮鼓巷拦出租倒不是一件很难的事。烟头把双肩包往旁边一扔,松了一口气,摊开双腿又看了看表,然后习惯性地侧过头瞄着外面的天。

“几点的飞机?”司机是个女的,戴着一副有点发黄的白色手套,问话的时候并没有回头,语气却很客气。

“六点半。”

“好的,问题不大。”司机说罢按下计价器,顺手把广播的声音调了调上路了。

收音机里一对男女主持人开始讲笑话,烟头有意无意地听着,外面乌云压阵,天色越来越难看。每次出差天气都这么烂,或许是好事呢?总比回家双脚湿漉漉的要好。烟头想着想着,车开上了高架,窗外开始出现一闪而过广告牌和路灯,像是在给他挥手,这个城市想和他道别。

电台里放了首老歌,“你总说,有一天,如果我们还有缘,走一圈,还是会回到对方的身边..”

老子又不是不会回来了!烟头很快扼杀了自己幼稚的想象。

“好啦,接下来给大家插播一条天气信息。市气象局刚刚发布了大风强降雨黄色警告,一股强寒流将会在今夜经过本市。受此影响,今夜本市将迎来入秋以来的第一场强降雨,风力预计…”收音机里飘出来女主持难得的正经声音。烟头叹了口气,心想丫别误了我航班就好,随便你什么狂风暴雨吧。

这时候出租车的右边一辆鲜红的马六唰一下窜到了前面去,烟头在短短的几秒内瞥到司机的侧面,居然还是个女的在开,扎着个辫子,戴个黑框眼镜,其他就没注意到了。要知道在骊城,出租车司机无论男女老少,开上道之后都是超别人车的。这女的开成这样,肯定是赶航班吧…

半个小时之后,国航的公务舱柜台前,烟头边看着旁边经济舱柜台少得可怜的几个乘客,充满挫败感地拿出金卡和身份证,准备check-in。目光收回来的时候,却又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侧脸。旁边公务柜台,一个女孩正和柜台里的职员讨论着什么,稍微有些偏长的辫子和黑框眼镜,让烟头几乎确信,这就是刚才路上遇到的飙车女。烟头一边拿回自己check-in好的登机牌,一边继续朝那女孩那边盯着。收拾好随身的双肩包之后,他故意绕了路从那女孩身后走过去,耳朵像是要贴过去似地偷听到值班职员说,“小姐,这是您改签后的登机牌。改签后的航班号是CA722,登机口为M20,请您拿好!”他赶紧缩回头往前走过去。女孩则收好登机牌,跟在烟头后面朝安检通道走过去。

烟头内心忐忑不安,却不知道是为什么。这个女孩的正脸一直没看到,却让他觉得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当然他曾经觉得自己和所有美女都能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而且自豪地觉得这是种与生俱来的超能力。不过自从这一点遭到死党贱汤的鄙视之后,他已经很少提及了。贱汤又高又帅,在公司里女人缘比烟头好一百倍。某一次和烟头交流搭讪经验的时候,一脸严肃地和烟头说,“烟头,以后你丫别老说和别人似曾相识。你这样别人会慌的,应该说,‘以前从来没遇到过你这样如何如何的。’才显得她们与众不同,懂了哇?你要再用那么老土的搭讪的话,以后别说是跟我混的!”烟头当下折服,从此绝口不提似曾相识。

大概因为是周一,机场里人并不是很多。烟头走在大理石地板上,脚下的球鞋发出让人难受的吱呀吱呀摩擦声。这让烟头很难受,尤其是身后跟着一个他过目难忘的侧脸美女。从值机柜台到安检通道的距离似乎从来没像今天这么长过,烟头一边耷拉着脑袋想着,肚子开始咕噜叫了起来。他回过神来,才发现刚刚路过一家麦当劳。不过想到马上飞机上还得再吃一顿,他还是没回头继续往前走了。当然他更不愿意为了用垃圾食物填满肚子而让侧脸妹妹和他擦肩而过。

“先生,请出示您的登机牌…”烟头从上衣口袋里把登机牌往外抽了抽,轻车熟路地未作停顿就朝更里面安检通道走过去。烟头装作忙碌的样子,却在大步走过最外的这道关卡之后煞下车来,放慢脚步,准备和侧脸妹妹仍然保持节奏,好让他能在过安检的时候有机会一转头就能搭上一句话。

第一句话该怎么说呢?

“嘿好巧,你也坐飞机哦!”——额,太傻了…

“哇怎么是你,之前我们在高速上见过吧?!”——可是好像人家没看到过我…

“hi~错过飞机了?”——那不就说明我偷听了她check-in…

“哇,我们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贱汤那句劈头盖脸的“以后别说是跟我混的!”直接抽了过来…

烟头是个犹豫不决的人,这一点从小就有各种证据支持。烟头的妈妈后来给烟头说他还不会走路的时候,烟头爸有一天搞了一堆东西放在床上各个角落,让烟头趴在床中间,爬到各个角落从里面选。有人民币,有一本烟头爸最喜欢的契科夫小说全集,有积木玩具搭成的房子还有颇具争议的一本以美女写真集为配图的台历——烟头爸当年说服烟头妈留下这本台历的理由之一就是以后可以在给儿子选择人生道路的时候用上。头发稀疏以至于思维并未受到任何干扰的烟头,当时在床上趴了很久,在写真集和人民币之间来回打滚,乐呵呵笑了四十三个“咯咯”之后,还是趴在床中央,无法做出抉择。烟头的爸爸横眉冷对,威胁他做出选择。烟头妈也一脸严肃地看着烟头。然后烟头就哭了,到最后也没能在美女和财富之间做选择。很多年以后他终于对此向烟头妈做出了解释,“当时我无法做出选择,主要还是赖我爸!就因为没选他的小说集,你说至于那样威逼恐吓嘛,我不选任何一个,实在是缓兵之计呀!”

但烟头自己也知道这实在是个很烂的借口,他就是个犹豫不决不会拿主意的人,即使他必须在机会到来之前做好准备。

烟头还准备再想一两句搭讪的说辞,安检口已经到了。

烟头乖乖地顺着蛇形的隔离带往里走,在转弯的时候,烟头故意斜眼看了下身后。

侧脸妹妹不见了!!!!@¥#%#@……

烟头一个趔趄差点没站稳,口袋里被拔出来的登机牌掉了出来,像一片从战斗失败了的公鸡身上掉下的鸡毛一样,瘫在了大理石地板上。“CA722 骊城 – 京城”几个粗体大字在烟头的眼眶里融化开来,伴着机场外隐约可以听到的雷声,朝烟头心里那块灰暗的地带狠狠地扎了下去。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