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文学

我们之间(2)

2. 722航班

烟头在M20登机口犹豫了一会儿要不要再去公务舱休息室,还有一刻钟就要开始登机了,手里的登机牌上用铅笔画出来的M78休息室和登机口之间巨大的数字差距让他很怀疑那个check-in的小男生的智商。丫的不能找个这附近的么! 看着登机口渐渐开始形成的黑压压的人头队伍之后,他掉转头,朝机场书店走了过去。

还是买本杂志路上看看吧。

烟头翻着最新的一期《南方周末》过了一下目录,深度调查,真相,腐败,尽是这些看着让人失望和疲劳的词语。什么时候能够多一些积极点的报道出来呢?真是不可救药的现实。还是看点轻松的,比如《娱乐家》什么的。烟头绕着书架转了圈,在反面的一摞中翻出一本花花绿绿封面的《娱乐家》,香港富豪,狗仔队,潜规则之类的词绕着封面上说不上名字的女明星的大尺度照片打圈。这还差不多,烟头根本没翻进去看目录,直接结好帐,卷起杂志就往登机口的贵宾通道走过去。

“乘坐CA722航班飞往京城的旅客请注意,由于飞机出现技术故障,您的航班可能会被推迟。请在候机区耐心等候我们的进一步消息。”广播里突然来了这么一句,烟头刹住脚步,看着那群黑压压的人头像惊慌的鸟一样,迅速在树林里四散开来。从一个个座位上站起来,把检票柜台围起来。穿着毫无亲切感的紫红色制服的工作人员,边陪着笑脸,边艰难地应付这预料之中的反应。一个胖大个儿像是安全保障人员之类的站在了登记通道门口,手里拿着个对讲机叽里呱啦。

一个操着粤语口音的中年男子,情绪非常激动地对着其中一个紫红色大声讲着些烟头听不清楚的话。口水飞溅,手指在天上乱转,一通宣泄之后,中年男子推着放行李的小车,戴起一个小蓝帽,拿着一个小本,对身后一堆人又是一通指挥,然后这一群黑压压的人头就坐回座位了。

有的人则显得非常平静,让人看不明白是处乱不惊的那种淡然,还是听之任之的无谓。三两成群,继续说笑。

几个外国人,在和紫红色交流过之后,冲烟头的方向迎面走过来。看着他们那种无可奈何却又充满好奇的眼神,以及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距离,烟头突然有点不知所措,把手里的杂志又重新卷了卷。外国人走到烟头旁边突然一个转弯朝旁边走掉了,流动的空气夹着淡淡的男士香水的味道,让烟头长嘘一口。

烟头朝旁边一看,一个大大的点着的香烟的标记贴在墙上。

他掂了掂手中的书包,决定在候机区等进一步的消息。烟头对着机场外跑道的一面玻璃前找到个位子,放下书包,拿起杂志。眼睛却不由自主地穿过杂志,开始在人群里扫动。

站着的人里面没有。烟头合上杂志,身体换了姿势朝另外一侧斜过去,像个勤劳的遍历函数一样,开始扫白晃晃的M20登机口标记下的一排排座位。好像是她!烟头看到一个熟悉的侧脸,黑框眼镜,小辫子,不显眼的淡色外套,似乎能和在check-in柜台一撇而过的那个瞬间完全对上。眼下侧脸妹妹坐在和烟头地座位垂直的一排座位上,低头看着手里什么东西,烟头的位置看不到,二话不说,准备站起来找个位子换一下了!侧脸妹妹抬头看了眼人群,又接着开始看手里的东西。

“Excuse me, sir?” 旁边座位上一个外国人不合时宜地叫住了烟头。

“Yes!?”烟头有点僵硬地搭腔,眼神收回来看着这个恼人的家伙,脸上却习惯性地堆起来笑容,眉毛也不由自主朝上一翻,表示他很乐意继续对话……

“Did she just say that we will postpone only for a while or something?”

“Yes, she said there is some technical problem with the craft… and she will let us know later about the details.”

“So it’s the problem with the plane?”

“Yes, the plane.”

“OK, I thought it was due to the airport control…”

“No, not the airport, it’s the plane.”

“Well, a big issue now….thank you!”

“No problem…”

烟头这才仔细打量起这个老外,干练的光头,看不出年纪,不过应该有四五十岁了吧。穿着一件v领的毛衫,眼神里仿佛有着岁月洗练过的痕迹,比平常人要更有精力的感觉。在进行了一番莫名其妙看不出背后逻辑的对话之后,他有些气不知打哪来的郁闷,重新坐下,转过身。

侧脸妹妹还在!不过烟头却不想动了,这样看看也蛮好的嘛。他心里偷偷想着,又把杂志拿出来,侧坐在座位上开始翻看,时不时偷瞄一下。

一刻钟过去了,什么都没发生。期间侧脸妹妹也换了几个坐姿,笑了两次,辫子一翘一翘的,真好看。

人群开始重新聚集起来,蓝帽子重又推着小行李车往柜台,抽烟的外国人们也回来了,聚成一团站在离柜台很近的地方,叽叽喳喳聊着什么,有些原本淡定的家伙也开始有点急躁了。通道口的胖大个儿又出现了,之前曾经从通道里往飞机那方向走了进去就没出来。这会儿重新出现对人们或许是个暗示。对讲机已经别在腰间了,只见他快步走到一个紫红色面前,巴拉巴拉,一五一十把刚才通道另一头的故事讲了一遍。

紫红色走到和黑压压人头的边界处,拿起一个话筒,先和附近那几个人说了两句,然后对着话筒,似乎在准备发言。

看那架势,应该是有结果了吧。不过怎么周围那几个人一点没反应…

烟头看看身旁的老外,笑了笑。心里头一个暗搓搓的想法开始蔓延开来。Big issue来了,你听听。

“乘坐CA722航班前往京城的各位旅客请注意,由于航班班机出现了技术故障,技术人员正在抢修。预计修复时间为四个小时左右,我们将为各位安排旅馆先用晚餐,对此给您造成的不便请您谅解!”

黑压压的人头这时已经爆开来了,大家颓势更浓,嘴里骂骂咧咧的有之,垂头丧气理起行李的有之,快步向前走到CA的工作人员那交涉旅馆细节的有之,稀里哗啦一下子更乱了,像筛子里刚撒下去的一把绿豆。

侧脸妹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收好东西站起身,看样子有些生气哦。不过却没有不耐烦,只是有点茫然地理包。烟头知道再看就太明显了,也起身收好包。听完英文版的广播之后对大光头似笑不笑,“Now you get the details.”

外面跑道上起起落落,和这里等待的人群没有丝毫关系。渐渐浓厚的黑色天际被一个个闪闪的红灯装点起来,和这里等待的人群也没有关系。烟头突然觉得这也是道风景,嘴里不由自主哼着小曲,转过身去跟着大部队。

CA的一个工作人员正费劲地用高音喇叭指挥人群去用晚餐的旅馆。“请大家配合边检,通过之后到check-in柜台对面的门口外等候大巴!谢谢配合!”

NND,还要再过边检!坑爹啊~!

烟头边在意识上把CA的工作人员骂了个热血喷头,边瞅准时机跟着那个辫子的方向凑过去。人群很快形成一条队伍,不紧不慢地朝来的方向又走回去。烟头非常聪明地和侧脸妹妹保持着两三个人的距离,成为了黑压压人头的一部分。

边检处。和进来时候敲章的那排边警不一样,五六个专门处理的边警等着这群CA722的旅客,像打了败仗一样走回来。他们甚至比败仗还惨,都还没出发呢,就这么败了。所以这几个人的表情看起来也和善很多,他们尽量快地处理手下滑过的护照和机票。

排队分配下一个窗口的时候,烟头被分到紧跟在侧脸妹妹后面的同一个窗口,边警是个女的。

“请出示机票。”女边警提醒侧脸妹妹。

“诺,”

“还有一半呢?!”

“啊?…”

“你怎么自己撕掉了…”

“不知道啊”

“还有另外比较大的一半…”

“啊,这样…我找找”侧脸妹妹急了。

烟头在后面关切的眼神落到侧脸妹妹的辫子上,一边偷瞄了一下护照,嗯,一个颜色的。

慢慢找啊,别着急,肯定没丢的。

烟头神色自若,可惜看不到侧脸的正面。侧脸妹妹把书包拿下来,拉开最外面的袋子,还是看不到。她前面已经敲过过境取消章的那个人也回过头看着这边。

丫还是小帅哥!

不过帅哥没走过,只是同样关切地看了看,又转身朝前走了。烟头把目光温柔地重新放回到侧脸妹妹的背影上。

“对不起哦!”侧脸妹妹转过身来,看着烟头,无奈地说了句。

“没…没事额”没有任何准备得烟头突然结巴了,只好尴尬地回答…侧脸妹妹的正面也很好看,没有了马六里超车那种酷酷的元素,却多了份可爱。眉毛很细,微微有些翘,却不突兀。嘴巴上写着可怜,烟头心都要碎了……机票你要争气啊!

侧脸妹妹又把外套的兜翻了一圈,终于找到了另外一半掉下来的机票。

女边警脾气真好,仔细对比了两个撕开来的机票之后,在侧脸妹妹的小红本上敲了个章。

烟头也很顺利地敲完章,跟着侧脸妹妹走出边检通道。右手边窗口走出来了那个大光头,左手边三个一群的人,一个粗汉模样的平头似乎是带头的,跟旁边俩女的有说有笑。穿过值机柜台,玻璃幕墙外面的路边,黑压压的人头又开始聚集。各种车灯一闪一闪,骊城的又一个夜晚,夹着大风声,等着大巴的人们多少都有点冷。

烟头一个恍惚,仿佛是在回程的路上,前面走着的,是要和他一起重新走回这座城市的那个人,我们要在高架上一起朝那些广告牌挥手…

一个冷战还是让烟头回过神来。这次京城一个月的出差,刚开始就整这么多事儿来,不知道会经历些什么呢。不过经历本身就是财富,此刻尤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