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

上海电影节第三天:《魔术师》

固定链接: http://www.fatdudu.com/2011/06/siff-day3-le-illusionniste/

上周实在太疯狂了,电影节一共看了20场电影,现在欠了16部没写。这几天会慢慢更新上。

第三天在衡山电影院看了法国动画片《魔术师》。欧洲文艺动画能入奥斯卡的法眼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部《魔术师》做到了。其实对于《魔术师》的这种风格,我们不一定陌生,本片基本秉承了导演西维亚·乔迈的成名作《美丽城三重唱》的做派,场景奇异美丽,画风夸张却又朴实,略有点宫崎骏的影子;对白极少,但不乏如同窃窃私语般悉悉索索的声响,就像充满想象力的解谜游戏《Fullpipe》里那样。总之非常低调的充满了绮丽的色彩。

《魔术师》一开场就展现了来自《美丽城三重唱》的非凡才华,巴黎的一切元素都是那么夸张用力,就像那个宴会中忘我的肥胖女高音一样,一切仿佛要溢出来,遑论那个无比夸张满地乱爬的摇滚歌星了。技艺娴熟但已褪流行的老魔术师显然不能在这个浮华社会得到注意,于是他来到了英格兰。然而冰冷的伦敦用相反的极端再次把他无情的推出。这一段虽然讲述魔术师郁郁不得志,但是主导的还是欢快充满活力的想象元素,让人目不转睛,恨不得这一瞬间的精彩永远驻于荧幕之上。

一路飘泊,老魔术师来到了翠绿湿润阴雨绵绵的苏格兰,邂逅了渔村酒馆里的女孩,辗转来到了爱丁堡。这一路旅途中,影片浓墨重彩的描绘了英伦美景,苏格兰的悬崖海岸,爱丁堡城后那特别的大山头以及爱丁堡城堡,都勾起了我旅行的回忆。

从这里开始,本片的气氛逐渐从《美丽城三重唱》的辛辣和活跃走向缠绵和哀伤。虽不时有诸如那几个杂技演员和旅馆前台一般带劲的角色从荧幕前晃过,但魔术师古老的戏法举步维艰的情形还是不言自明。而同他一起漂泊到爱丁堡的女孩还处在天真烂漫的幻想时期,和所有的女孩一样,她爱美,也有点虚荣,她似乎相信魔术师能给她变出一切她想要的东西。充满爱心的魔术师虽然穷困潦倒,却想方设法的满足她的要求。

豆瓣上很多文章都对他们之间类似父爱的感情大家赞赏和歌颂,而我觉得这似乎并非影片想要表达的重点。他们之间的感情似乎也是“纪念逝去的一切”这一主题的元素之一,魔术师、小丑、腹语者,他们古老的技艺无法满足新时代观众的需求,被无情的遗弃而逝去了;最终,魔术师自己也放弃了魔术,一句”Magician does not exist”作为了他和女孩以及他这一生的告别。Magician在冰冷的现实中的确不存在,他只是如片名所称的表现幻觉和错觉的Illusionist。甚至连本片的各种电影元素—手绘动画、固定机位、默片的实质等等,都是古老的已被遗弃的事物。可见西维亚·乔迈有多么的怀旧,这怀旧中带着绵延不绝的哀伤,不过火也不做作,虽然这一过程没有《美丽城三重唱》那样的浓烈激动,但这份真诚和生动仍让观众融入其中。

还是豆瓣网友“太阳”总结的好:不是西维亚自己的剧本,所以没有美丽城那么辛辣,他将整部电影娓娓道来,各方面都尽量克制。他在动画里尽情地怀旧,他怀恋被遗弃的东西,小丑,腹语师,狗,他不喜欢新乐队,不会开新式汽车,也不要女士用品店给他的新衣服。最后他学会了放手,他离开了女孩,放归了兔子,并且不再给火车上的孩子幻想。

顺便说一下本次观影的糟糕环境。不厚道的说一句,在上海的电影院里,说上海话的平均素质比说普通话的要低。后排不知哪里来的大妈从头到尾聒噪个没完,评头论足,最后影片结尾还蹦出一句“么意思”。好叫,么意思侬老早好滚蛋了呀。我由衷的想把手中的乌龙茶瓶子整个塞进她嘴里。

8分。

1 comment

  1. 看完之后感觉应该是一部巨蟹风格的影片。怪不得这么高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