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

是谁抬高了做好人的成本

南京徐老太事件如此之有名和影响深远,每次有倒在路边的老人,她都要光辉登场一把。有善良群众试图上前相助的时候,总有更加善良的群众提醒,你家是官二代还是富二代,你扶得起吗?
事发当时,几乎所有的舆论和围观群众都是站在彭宇这边的。我当时看到法官的判决陈述,也觉得很好笑。助人为乐反被告,似乎是大家认定的真相。

后来和某个在巴黎学法律的朋友谈起这个事情,他却第一次发表了不同的观点。他认为,彭宇可能真的是撞了人,因为他事后没有继续上诉,而是庭外和解了。

我们先不考虑徐老太的后台有多硬的问题,(事实上,连医药费都要考敲诈路人来支付,至少是没有医保的),当时在舆论一边倒,而且一审判决明显底气不足的情况下面,为什么彭宇没有继续上诉?

后来我就不纠结了,明白了上面这个问题是没有意义的。事实的真相如何,已经不重要了。即使徐老太真的是无辜的,事实真相也没有人会相信了。那些倒在路边的老人,还是不会有人去扶了。

有人说,徐老太事件大大的伤害了社会的良心。甚至上升到是社会道德沦丧的某个诱因。
我倒觉得,我们早就没有良心了,而不是因此被伤害了。这件事情不过是个艺术化的,解构式的,带着那么点批判现实主义,掺杂着后现代表现形式的戏剧。它不是推动了良心的堕落,只是揭示了良心的堕落。

虽然人是自私的,虽然舍身取义不是普世的价值观,但是在可以助人又不损己的的情况下,大家还是乐意去做好人,而不是围观群众的。

但是当做好人的成本提高,比如扶一下老人的善念,风险成本高过我的年终奖。虽然这个只是潜藏的,几率很低的risk。但是我还是决定做围观群众。那么是什么把扶一下老人的成本和我的年终奖联系起来的?不是徐老太,而是这个社会上人和人之间信任的缺失。

如果我们继续追问,为什么人和人之间的信任会缺失?因为违约的成本太低了。信用就不值钱了。为什么违约的成本太低了?因为程序的正义失守了。

为整个故事画龙点睛,并且推向高潮的,是法官的判决书。因为文笔太过美妙,我这里引用一下。
“根据日常生活经验分析,原告倒地的原因除了被他人的外力因素撞倒之外,还有绊倒或滑倒等自身原因情形,但双方在庭审中均未陈述存在原告绊倒或滑倒等事实,被告也未对此提供反证证明,故根据本案现有证据,应着重分析原告被撞倒之外力情形。人被外力撞倒后,一般首先会确定外力来源、辨认相撞之人,如果相撞之人逃逸,作为被撞倒之人的第一反应是呼救并请人帮忙阻止。本案事发地点在人员较多的公交车站,是公共场所,事发时间在视线较好的上午,事故发生的过程非常短促,故撞倒原告的人不可能轻易逃逸。根据被告自认,其是第一个下车之人,从常理分析,其与原告相撞的可能性较大。如果被告是见义勇为做好事,更符合实际的做法应是抓住撞倒原告的人,而不仅仅是好心相扶;如果被告是做好事,根据社会情理,在原告的家人到达后,其完全可以在言明事实经过并让原告的家人将原告送往医院,然后自行离开,但被告未作此等选择,其行为显然与情理相悖。”

不管事实的真相是什么,这样草率和非专业的判决,绝对不会让人觉得是公正的。我们对彼此的不信任,不是因为觉得大部分人是坏人。而是万一有一个人是坏人,那么他的做坏人的成本是很低的,我做好人的成本是很高的。因为最后可以维持公正的东西,是不可信赖的。对这个维持公正的系统的不信任,是最大的不信任。这个系统,是做好人的最后止损线。他的不公正,或者对他可能公正的不信任,是好人成本如此之高的root cause。
至于那个东西要怎么公正起来,这个话题太大,不在本开心日记讨论范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